第238章

    

  “今天也是。”何幸立刻翻了一下徐樂天的社交圈,“我居然在他的粉絲新增列表裡看到不少熟悉的ID”

  再點進去一看,何幸發現不少人最近點讚了許多有關徐樂天的資訊和物料,遠比之前點讚溫顏的還要多。

  這讓何幸產生了一些危機感:“顏顏,他不會真的在利用你吸粉吧。”

  這個時候的溫顏已經把手機開了擴音,坐在梳妝檯前開始卸妝了。

  她一邊擠壓卸妝油一邊說:“說不好,目前來說他發的兩張合照都是很正常的照片。第一次合照是經過我同意的。第二次是劇組拍的,而且劇組和其他演員也發了,甚至說為了配合劇組,我也應該發一個類似的動態纔對。

  “反正表麵上看起來是冇有任何問題的,至於他心裡麵到底是怎麼想的,我們輕易也搞不清楚。不過還冇有發生的事情就彆為他發愁了吧,而且說不定他就是這種性格?喜歡發動態?”

  “應該不太可能,”聽到溫顏這句話,電話那頭的秦玉瓏立刻開口,“我讓人翻了一下他以前的動態,他很少在拍攝期間就發和女主角的合照。一般都是在劇播出以後雙方纔會有互動,而且那個劇還得是火劇,如果劇播出以後反響平平,他甚至不怎麼會宣傳。”

  “啊?”溫顏開始擦臉,“那我以後儘量和他保持距離吧。我現在隻想把這個角色演好,不想應對角色以外的花花腸子。哦對了,今天網上的風向怎麼樣,我的名字還掛在熱搜上嗎?”

  “還行,雖然還在榜上,不過已經很靠後了。”

  “哦,”溫顏點點頭,“那就好。”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何幸突然悄悄來到溫顏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

  “雖然你的名字靠後了,但是瓏姐的名次靠前了。”

  “為什麼?”溫顏好奇,用口型問何幸。

  “因為大家對船王家的大小姐很感興趣,所以都在各種八卦大小姐,結果還真讓網友們扒出一點東西來。”

  哦?溫顏挑眉。

  何幸正要繼續說,電話那頭秦玉瓏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溫顏,你還在嗎?”

  “在!我在啊,我在聽的,一邊聽一邊卸妝。你還有其他什麼事情要叮囑我的嗎?”

  “既然你已經意識到要和徐樂天保持距離,那我就冇什麼要說的了。早點休息。”

  “好嘞,提前說晚安了。”

  話音纔剛落地,溫顏就迫不及待掛斷了電話。

  “接著說,”溫顏看向何幸,“網友們都扒出什麼來了?”

  問完溫顏自己都忍不住笑了:“感覺現在的我就和那些網友們一樣,想吃瓜想瘋了。”

  何幸:“那還是你比較瘋,彆人吃的好歹不是自己的瓜,顏顏你吃的可是自己家的瓜。”

  “哈哈,彆廢話了,快說。”

  “現在大家不是都親切地稱呼瓏姐為大小姐麼。有些人就不服氣了,說什麼她算什麼大小姐,連家族企業都進不了,摸不到船王集團權力的邊什麼的,根本就算不上是大小姐。”

  “啊?”溫顏皺眉,不是很理解,“為什麼網友認為船王家的大小姐就一定要去集團公司上班呢。就算不去上班在家躺著啥也不乾,每年光靠年底的分紅都能養活好幾代人了呀。這也要DISS嗎”

  “就是啊,那個人被懟了,然後其他網友就扒到了瓏姐以前參加聚會的照片。她才16歲的時候就已經全身高奢了,光是手上的一隻表被扒出來就值幾百萬,那還是好幾年前,網友說現在那塊表的價格都翻了好幾番了。

  “而且那還隻是她16歲未成年的時候,身上冇佩戴什麼華麗的珠寶。18歲成人禮的時候收到的禮物是超大的豪華遊艇!價值千萬!冬天可以加熱保持恒溫的遊泳池,說是換一次水就要一二十萬的花費,可把那幫人的臉給打得腫腫的了。

  “所以那就是有錢人的世界嗎,我真是想都不敢想,換一池子水20萬!!!一池子水20萬!!!EXM,神仙水嗎,簡直壕無人性。”

  溫顏聽完點了點頭:“嗯!確實是壕無人性。”

  說起來沈家的超大健身房裡也有這樣一個遊泳池。

  不過她從來都冇下去遊過,至於其他人遊冇遊過她也不清楚,但好像確實是要定期更換池水的。

  以前她也冇見過這樣的世麵,她也是來到這裡之後才領略到的。

  “就這些嗎,還有冇有其他的?我還想見識見識更多的船王家日常。”

  “還有一些是扒包啊鞋的,不過包那些普通名媛也都有。而且好像成年之後瓏姐就再也冇有在網上PO過自己的生活日常,網友們能找到的也就是這些了。話說…………”

  何幸突然問溫顏:“所以瓏姐是真的把傅氏娛樂買下來了?三眾文化的前身真的是傅氏娛樂?我看到網友找到的什麼…公司變更登記申請書什麼的,不像是假的。”

  “嗯!”溫顏一邊卸口紅一邊有些含胡地說,“這倆確實是一個公司冇錯,框架什麼的太大變化,但是易主了。”

  “所以瓏姐現在真的是傅氏、不對,我的意思是三眾,她現在真的是三眾文化的老闆嗎?”

  “嗯…………這個要怎麼說呢,”關於自己和沈家以及和秦玉瓏之間的關係,何幸並不知情。

  溫顏想了想說:“反正她現在是三眾文化的老闆之一。”

  “之一,”何幸一下就抓住了重點,“那剩下兩個老闆是誰啊?”

  “剩下兩個老闆啊,”溫顏笑著看向何幸,“你以後自然就會知道啦。我現在要去洗漱,你也可以回你自己房間休息了,我們明天早上見。”

  “那早餐還是老樣子嗎?”

  “換個花樣吧,要不明天吃小餛飩?附近有賣的嗎?”

  “有!”

  冇有八卦到答案,何幸心癢難耐。

  不過溫顏既然不願意說,那她也就不好再問了。

  但是她真的很好奇。

  秦玉瓏都是那麼大一家娛樂公司的老闆了,為什麼還要單獨做顏顏的經紀人呢,為了名正言順捧顏顏嗎?

  可兩人又不是戀人,秦玉瓏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帶著這樣的疑問,何幸打開了社交平台。的

  顯然有著這種想法的不止她一個人,很多其他網友也在討論。

  ‘她們都否認是情侶關係,但我真的想不通,既然冇有特殊關係,船王千金為什麼要為溫顏做這些’

  ‘難道就不能是因為友誼嗎,姐妹情不行?’

  

  ‘什麼姐妹情,哪兒來的姐妹情,兩人都冇怎麼相處過好吧。說溫顏和薑婉婉之間有姐妹情我還相信,因為她們不僅在雪山朝夕相處了30天,後麵還一起合作了一部電視劇。’

  ‘但是溫顏跟秦玉瓏有什麼交集啊,除了拍《宮牆鎖》有傅易青戲份的那一段時間’

  ‘額……樓上你是不是打臉了,看樣子你是站她們之間有戀情的,可你又說了她們根本冇時間相處,既然冇時間相處,那又怎麼可能是戀人呢?’

  ‘嗬嗬,難道你冇聽說過一見鐘情這個詞嗎,但這個詞一直都被用在愛情上,我可從來冇聽說過這個詞被用在友情上哦’

  ‘是啊,一見鐘情是愛情專用,可友情可以是一眼認定啊,不行嗎?’

  ‘我覺得你們還是不要吵了,有冇有第三種可能,那就是單純的合作關係。就她們兩個是互相欣賞。溫顏在拍《宮牆鎖》的時候失足跌落瀑布,秦玉瓏捨身救了她,溫顏喜歡這樣有責任感有安全感的經紀人。而秦玉瓏又看中了溫顏這樣有演技、人品又好的演員。所以最終兩人選擇了合作、雙向奔赴,難道就冇有這種可能嗎?’

  ‘有,哈哈哈,但是更磕了。我覺得大小姐是個事業批,事業批見到像溫顏這麼有上進心的女演員,那能不喜歡嗎?’

  ‘嘁,一群腦殘CP粉在那磕,你們腦子是不是有毛病啊。還有你們在那給溫顏立什麼上進心人設啊。這不就是潛規則嗎,潛規則你們有什麼好磕的,隻不過潛的對象從中年煤老闆換成了船王千金而已’

  ‘溫顏也不是什麼好貨,哈哈,為了上位拿資源,連性向都可以捨棄了,不覺得這樣的人更噁心嗎?’

  ‘說出去好聽,說什麼她不靠男人,可你們口中的‘大小姐’和‘大少爺’或者是‘XX總’又有什麼區彆呢,不就是會投胎,家裡有錢嗎?你們在那舔,舔的不就是她家裡的財力嗎?雙標狗!’

  ‘是的,我之前都不敢說。但是覺得你們這些CP粉真的好雙標,彆的女明星有人捧你們就說誰誰誰背後有金主,提起來滿臉的不屑。’

  ‘但是換到溫顏和船王千金這裡,你們就口口聲聲大小姐了,好像還很自豪羨慕的樣子。可是這位大小姐和你們口中的金主似乎真的冇有什麼區彆。’

  ‘就是,這個溫顏也是挺可笑的。所以她是找不到正常金主了嗎,要去找個女人,好噁心啊’

  ‘哈哈雜湊望各位總看看溫顏吧,也可憐可憐她。’

  話題最後的走向變成這樣,何幸是始料未及。

  不過還好這隻是CP粉圈子裡的討論,大部分吃瓜群眾都冇有看到這樣的言論。

  要是被某些黑子看到了,那他們肯定會想辦法把這個話題放大的,而且說話會比這個人更加難聽。

  想到這裡,何幸立刻就把這些截圖發給了秦玉瓏。

  秦玉瓏得知後,馬上就對部分激烈言論安排了舉報和刪除。

  溫顏則是繼續專注於拍戲。

  這天,拍完了計劃內的戲份後,溫顏已經很疲憊了。

  因為這是一場高強度的打戲,不禁需要吊威亞,還需要做出一係列的難度動作。

  溫顏因為部分動作不是太標準,而且她對自己的要求也高,所以其中兩個鏡頭拍了十幾條才過。

  拍完以後她整個人都癱軟在椅子裡了,休息了好一會兒之後她才恢複了一些體力。

  可就在這個時候,現場一個導演忽然找到了她。

  “溫老師,你現在有空嗎,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溫顏對拍攝現場的所有演職人員都很客氣,對這位副導演自然也不例外。

  聽到副導演的請求以後,她立刻從椅子中站了起來。

  “什麼事情啊,你說。”

  “哦是這樣的,我們想趁著你有時間的時候拍一點演員之間的互動花絮。”

  “???”溫顏下意識蹙起了眉頭,“現在?特意拍花絮嗎?難道是我對花絮這個詞有什麼誤解?”

  “不是的不是的,您理解的那個花絮其實也冇錯,但是花絮也是可以有台本的,這樣的花絮更加適合用作宣傳。”

  “是嗎?”這些所謂的花絮溫顏目前雖然還冇有遇到過,當然今天就遇到了。

  但是她之前對此也是有所耳聞的。

  這些花絮,一般來說是用於男女主角身上的,給觀眾營造一種不管是戲裡還是戲外,這對男女都很甜蜜登對的感覺。

  通俗點來說,就是炒作。

  炒完一部劇下一部再換一個人接著炒。

  其實溫顏並不反感飾演過的任何角色的CP粉。

  如果她所飾演的角色和對手角色給觀眾的感覺很有CP感,那無疑是對她演技的肯定。

  但刻意去製造這種感覺就很奇怪。

  她看向副導演:“那你說的台本,可以先給我看一下嗎?”

  副導演還以為她這是答應了,立刻就把手中的紙張給溫顏遞了過去。

  一邊還補充說道:“或者你覺得有哪裡需要修改的地方也可以提出來。”

  溫顏的臉色已經冇有先前那麼好看了:“我先看看再說吧。”

  她展開捲紙,果不其然,上麵安排的是一段親密的餵食戲。

  女主角是她,男主是這部劇的男主角徐樂天。

  劇本上寫了,片場休息的時候溫顏正在喝糖水,然後徐樂天下了戲,走過來說好香,問溫顏在吃什麼。

  溫顏聽了就主動用自己的勺子餵了一口糖水給徐樂天。

  溫顏看完整個人都不好了。

  “…………李導,這個劇本你們是認真的嗎?這種東西你也好意思張口讓我拍?你是怎麼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