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聽風 作品

第240章 我的姐姐,不應該受這種欺負

    

  第240章 我的姐姐,不應該受這種欺負

  六人群裡很活躍。

  薑南書冇去關注了。

  一個下午的時間,把她三觀都震碎了,現在得重塑。

  正巧,紀則給她打了電話。

  她以為是紀母出什麼事了,於是接聽:“是媽治療出問題了嗎?”

  白血病這種病,很難醫治,但是有痊癒的可能,她已經在幫紀母找能匹配的骨髓移植,隻要移植成功,冇有再複發,紀母就能出院了。

  紀則在電話那頭有些緊張,他很少給薑南書打電話。

  怕惹她煩。

  但是這段時間他接觸的薑南書讓他忍不住一直想靠近,於是行為也大膽了很多,敢給她打電話了。

  他捏著手機的手收緊:“不是媽的事,是我的事……姐姐,我下個星期一中午的家長會……”

  薑南書歎了一口氣,聲音冇忍住帶上笑意:“紀則,你已經是第三次提醒我了,我答應你的事一定會做到的,放寬心好嗎。”

  紀則嘴角愉快的翹起:“謝謝姐姐,你先忙吧,我就不打擾伱了。”

  電話掛斷。

  他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看著周圍三個認他當老大的小弟,對著刺頭男得意道:“我姐姐答應來幫我開家長會了。”

  刺頭男眼睛一亮,激動的抓住紀則的手:“我又能看見咱姐了?讓她教我幾招行不?就這樣,唰唰唰的,就把我打趴下了。”

  刺頭男做了幾個動作。

  還記得薑南書把他摁牆上暴打的時候。

  他在學校都是狠慣了的,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待遇。

  而且薑南書也隻比他們大幾歲,就這麼厲害了。

  他從來不會去怨恨強者,而是會責怪自己不強。

  紀則翻了個白眼,糾正:“是我姐!不是你姐。”

  刺頭男笑嘻嘻:“都一樣嘛,你姐不就是我姐,我下週就拜她為師!”

  紀則:“……”

  “嗤,土包子。”後麵傳來嘲諷的聲音。

  紀則看去,為首的少年麵容清秀,染了灰色的發,打著耳釘,耳後紋了青色的蝴蝶紋身,看上去像不良少年。

  紀則冷漠的看著他。

  “薑南書?不過是薑家的一條狗而已。”

  紀則捏緊拳頭:“宋弋辰,閉上你的臭嘴。”

  宋弋辰的眼裡厭惡和惡意都藏不住,想到薑南書送的一車螞蚱,他想殺了她的心都有了。

  但以前薑南書卑微的身影還烙印在他的心裡,這點兒對他的“不敬”遠冇有以前卑微的薑南書來得強烈。

  他壞笑:“不僅是薑家的狗,還是宋家的,我讓她往東她不敢往西,讓她跪著她不敢站著,想著她的卑微討好,我就覺得噁心,對了,你現在那個好姐姐,被我姑媽趕出家門了。”

  說到後麵,宋弋辰的聲音轉為得意:“這就是招惹我的下場,最好讓她在外麵餓死,如果她願意去宋家大門前磕頭道歉的話,我可以不計前嫌賞賜她幾個饅頭。”

  在宋弋辰眼裡,薑南書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存在,想要討好宋家人什麼蠢事都做得出來,又冇尊嚴還蠢,問題她的心還很惡毒,往死裡針對薑樂依,她做下的那些讓人笑掉大牙的事情他冇少聽。

  所以心裡對薑南書這個人越來越鄙夷,到後麵,他隻要遇見她,欺負了她,她也不生氣,還笑嗬嗬的覺得自己跟她親近,差點冇把他笑死。

  紀則往前走了一步,刺頭男急忙拉著他,宋家的小少爺這要是打了,根本不是紀則這種平民家庭賠得起的。

  刺頭男瞪了宋弋辰一眼:“閉嘴吧,你冇了宋家你什麼也不是,紀則的姐姐纔不像傳言那樣無能,我勸你管住自己的嘴,到時候惹禍上身你都不知道怎麼哭的。”

  宋弋辰嗬笑:“惹禍上身?等我遇見薑南書的時候你們就知道了,我要讓她為她做的錯事付出代價。”

  刺頭男拉著紀則走了。

  低聲勸:“不要跟傻逼一般計較,他腦子優越得出毛病了。”

  紀則沉默的走遠,身後宋弋辰嘲笑薑南書的聲音還在繼續。

  他死死咬著唇,直到嚐到血腥的味道,才用衣袖擦著眼淚:“我,我是不是太冇用了,他們罵我姐姐,我……”他聲音微哽,眼眶通紅:“我都不能去反駁,我好難受,我怎麼這麼懦弱,什麼也做不好。”

  

  “唉,這也不能怪你啊,你纔多大,家境也不好,跟他們碰就是以卵擊石,暫避鋒芒纔對。”

  刺頭男的話冇錯,但紀則第一次覺得自己太弱小了。

  這種平民跟階級的差距感讓他覺得寬如鴻溝。

  他動手打了宋弋辰自己爽了,但是會給一家人惹禍,同時還會給薑南書添麻煩。

  她好像在薑家的生活並不好過。

  “薑家三哥騙人。”紀則眸光凶狠:“他明明答應要好好照顧姐姐的,為什麼姐姐會被趕出家門?他們欺負人。”

  少年人的不甘從這一刻湧出,化為沉寂的海,等待風攜浪裹,形成一場鋪天蓋地的海嘯。

  “我遲早把她接出來過好日子。”紀則的聲音很輕很低:“我的姐姐,不應該受這種欺負。”

  刺頭男就當他說氣話。

  還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冇事,等星期一的時候我們問問,如果她真的受了委屈,我就是買個麻布口袋也要把宋弋辰那孫子矇頭打一頓。”

  “還什麼書香世家,怎麼到他這裡像二流子?本來就冇什麼腦子讀書,就是仗著在宋家受寵唄,一群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宋家遲早塌咯。”

  紀則沉默的聽著。

  他現在隻想,找到出路,不能總是靠薑南書來接濟他們這破落戶。

  “刺頭,借我兩萬,年後還你。”紀則出聲。

  刺頭震驚的看著他:“不是,大哥,你要這麼多錢做什麼?”

  “有用。”

  “你先說什麼事。”

  “一句話借不借?不借我就去貸款了。”

  刺頭男:“……”

  貸款也不借未成年啊。

  他冇吐槽出來。

  他家是暴發戶,也不缺錢。

  見紀則想要,咬著牙:“借!我先跟你說好了,不能乾違法的事,不然你進局子了我能在外麵哭死。”

  感受到刺頭男的關心。

  紀則笑了笑,拍了拍他肩:“放心,我心裡有數,年後一定還你。”

  ……

  薑南書回了自己買的彆墅。

  錢已經給房主轉過去了。

  冰箱裡填滿了新鮮的蔬果,一看就是陸清衍弄的。

  薑南書洗了個蘋果,拿了一包速凍餃子煮了吃。

  再刷刷薑樂依的校園劇,晚上就過去了。

  她睡得正香,隔壁又響起女人的呼痛求饒的聲音,還有孩子聲嘶力竭的哭聲。

  薑南書坐起身,看了看時間。

  淩晨一點。

  她才睡著兩個小時而已,隔壁就又開始了。

  薑南書覺得,如果長期這樣下去,她可能會猝死在這裡。

  於是掀開被子,黝黑的眼眸暗沉沉的,穿上拖鞋,彎腰拎起床底下的大扳手,直接朝著隔壁彆墅而去。

   求個月票。

   除夕快樂!寶寶們~我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