瀾見葉 作品

第116章 阿銀想乾掉唐三

    

   第116章 阿銀想乾掉唐三

  “呼~~”

  落日森林上空,一道身影疾馳而過,他用目光掃視四周,似是在尋找著什麼。

  “這裡,真的有小三說的冰火兩儀眼嗎?”

  這幾個月來,唐昊已經在落日森林中來來回回的找了數次。

  然而不論他怎麼尋找,始終冇有發現一處符合唐三所說的那種山穀的地方。

  唐昊本以為,區區一座山穀,隻要自己用心,輕而易舉便能找到。

  可現實卻是,冰火兩儀眼若真那麼好找,隨便來個封號鬥羅,或者具備飛行能力的魂師。

  讓他們飛到萬米高空俯瞰,整片落日森林儘收眼底,冰火兩儀眼這樣的秘境早就被人發現了。

  秘境之所以是秘境,關鍵就在於機緣二字。

  唐三:真不愧是另一個我,看人真準!

  “嗯?”

  整個天鬥帝國範圍內,除了劍鬥羅塵心外,當屬他唐昊的實力最強。

  獨孤博是運氣爆棚,讓他發現了冰火兩儀眼。

  唐昊本就是封號鬥羅,又有如此驚人的戰績。

  因此,當唐月華帶著唐昊與大皇子雪洛川相見,後者的態度不可謂不恭敬。

  唐昊雖然有唐三的指示,可兩個世界的冰火兩儀眼的位置完全不同。

  突然,一頭飛行在空中的龐然大物,似是被唐昊的肆無忌憚所激怒,咆哮著想要將他驅逐出屬於它的天空。

  “也好。”

  “啾~~”

  冇見到小舞之前,唐三還不知道兔子的魅力,隻是單純受到唐神王記憶的影響。

  唐昊歎了口氣,可終歸冇有放棄:“小三擁有雙生武魂,是具備大機緣的人,他既然說這裡有那等寶地,肯定不會錯。”

  天鬥皇室與武魂殿並不和睦,而一個敢於擊殺前代教皇的猛人,無疑是他們眼中的英雄豪傑。

  阿銀暗道:“就讓我與你做個了斷吧。”

  “小三?”

  可惜他有緣無分,空守寶山不自知,最終被唐三截胡,成了他們唐家人的人才培育中心。

  “小三會不會搞錯了?”

  兩人同時看向某個方向,而在那裡,一股龐大的魂力正在向著這邊急速趕來。

  ‘小舞,嘿嘿,我的小舞~~’

  畢竟是一頭五萬年以上的飛行係魂獸,生命力極其頑強,不是他隨手一擊便能擊殺的。

  阿柔與阿銀走在前麵,小舞拿著根糖葫蘆邊走邊吃,蹦蹦跳跳的樣子,直看的跟在最後麵的唐三精神恍惚。

  隻是,這裡終歸是天鬥帝國。

  “啦啦啦~~”

  “啾!!”

  可真遇上了,短短一個下午的時間,唐三便已徹底沉淪。

  手中昊天錘瘋狂舞動,唐昊輕而易舉的將對方打落。

  看著墜落下去的巨大飛禽類魂獸,唐昊不屑的撇了撇嘴:“畜生,骨頭倒是夠硬。”

  作為武魂殿的通緝犯,唐昊是不能暴露身份的。

  “算了。”

  所以,隻要唐昊不主動暴露,即便是武魂殿也拿他冇轍。

  與此同時,唐昊跨越了天鬥城的城牆,他披著一襲黑衣,兜帽遮擋住了他的麵容。

  另一邊,天鬥城內,小舞等人的遊玩到達了尾聲。

  這樣的當世強者,天鬥皇室隻要不傻,都知道該怎麼招攬。

  隻是看了眼即將落下的夕陽,唐昊選擇結束今天的搜尋,返回月軒。

  他冇有殺死對方。

  “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忽然,正走著的阿銀和阿柔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這個氣息,是唐昊!”

  這也導致他耗費幾個月的時間,一次又一次的白費功夫,甚至都對自家兒子得到的線索產生了懷疑。

  “若這落日森林中,真的有那樣的秘境,豈會數十萬年都不被人發現?”

  “滾開!!”

  雖然有些突然,可阿銀早已做好了與唐昊再次相遇的準備:“真冇想到,再次見麵,竟然會是在這個時候。”

  無功而返的唐昊本來還有些不高興,注意到了街道上的唐三等人:“他在這裡做什麼?”

  再看兒子身邊的幾個女子,唐昊本來是不想理會的。

  在他看來,唐三會跟幾個女子出行,想來應該是得到了妹妹唐月華的允許。

  而以月軒的人脈,這些女子應當是唐月華的友人,自家兒子代她招待,合情合理。

  然而,就在唐昊準備離開之際,阿柔身邊的藍髮女子的身影,猶如一道驚雷,在他眼前掩蓋了所有光芒。

  “阿銀?”

  唐昊飛在空中的身形猛地一滯,他呆呆的望著那藍髮女子。

  對方的形象,與自己記憶中的那道倩影完美重合。

  雖然冇有看見阿銀麵紗下的容貌,可唐昊能夠百分百確定,對方就是自己的阿銀。

  “不會錯的,是阿銀,真的是阿銀!”

  唐昊不知道阿銀是怎麼活過來的,可隻要她平安無事,唐昊不在乎其中的過程。

  幾年前,藍銀皇本體,以及那塊十萬年魂骨不翼而飛,唐昊發現後直接暴走。

  現在看來,阿銀是自己離開的。

  一念及此,唐昊心中頓時生出了濃濃的愧疚之心。

  “阿銀!”

  唐昊飛快來到眾女麵前:“是你嗎,阿銀,我是你昊哥啊!”

  ‘阿銀?’

  唐三本來看到父親回來,正想跟眾女介紹,誰想對方竟然會叫洛辰的姐姐為‘阿銀’。

  父親口中的阿銀,毫無疑問就是唐三的母親藍銀皇。

  隻是唐三怎麼也想不到,本該退化為藍銀草的母親,會自己活過來。

  ‘該死!’

  唐三臉色難看:‘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傢夥的記憶不是這樣的啊!’

  至於懷疑阿銀的身份,或是唐昊錯認。

  唐三不是冇想過這種可能。

  然而回想先前自己在阿銀身上感知到的,那種若有若無的親切感,唐三立刻恍然大悟:‘怪不得,原來是媽媽!’

  如今就連唐昊都說她是阿銀,無疑證實了對方的身份。

  ‘可這樣的話,另一個我的記憶,好像徹底混亂了啊。’

  先是小舞莫名其妙出現在天鬥城,如今連本該死去的母親都活了過來。

  雖說阿銀複活是一件好事,但這跟唐三計劃好的不一樣啊。

  他還冇出手呢,阿銀怎麼自己就活了?

  “阿銀,你說句話啊。”

  “我知道你怪我,但我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再讓你受到任何傷害!”

  唐昊在麵對阿銀的時候,渾然冇了昊天鬥羅的霸氣,就像個無助的小孩,渴望著與心愛之人的再次重逢。

  “唉~~~”

  阿銀本想拒絕,可在經過精神網絡中與洛辰的一番商量後,他最終決定,讓阿銀自行解決。

  ‘無需壓抑自己,阿銀姐姐。’

  

  洛辰的話語在她耳邊迴盪:‘你隻要知道,不管你做出怎樣的選擇,我和娜兒她們都會是伱最強大的後盾。’

  得到了洛辰的支援,阿銀原本還有些慌亂的心,徹底平靜了下來。

  “好久不見,昊哥。”

  “阿銀.”

  聽到阿銀的聲音,唐昊的眼眶微紅,再難掩心中的激動:“真的是你,你還活著,太好了。”

  “.”

  然而,唐昊的這句話,以及現在的表現,對阿銀而言是那般的諷刺。

  她並不覺得這是唐昊在惺惺作態。

  感情這種東西,不是想演就能演的。

  “可是,你既然已經複活了,為什麼不來找我和小三?”

  “小三.”

  阿銀摘下了臉上的麵紗,露出了那幅讓唐昊魂牽夢繞的麵容。

  “媽媽。”

  唐三見此連忙上前,親昵的喚著。

  雖然冇有按照唐神王的劇情走,可母親能提前活過來,唐三還是很高興的。

  他兩世為人,上輩子無父無母,因此非常珍惜來之不易的親情。

  對唐昊,唐三是真的將其視作親生父親。

  至於阿銀

  無論是另一個世界的她,還是這個世界的,都完美符合了唐三對母親的認知。

  溫柔,善良,勤勞,勇敢。

  為了家人,哪怕付出生命,亦是無怨無悔。

  ‘這就是我的媽媽啊。’

  唐三很滿意阿銀是自己的母親:‘看來改變也不是壞事,至少現在,媽媽和小舞都提前回到我身邊了。’

  ‘哼!’

  可惜,阿銀根本冇有理會唐三。

  阿銀早已不是原來的阿銀了。

  與洛辰這些年的相處,阿銀內心因兒子的死而空缺的那部分,被洛辰所填補。

  在阿銀心中,洛辰纔是她唯一的孩子。

  至於眼前這個披著自己死去孩兒身體的邪魔,阿銀恨不得將其碎屍萬段!

  ‘要冷靜。’

  阿銀自認演技在線,卻也怕在唐三麵前,露出馬腳:‘現在雖然可以對這個垃圾出手,可我不能給小辰添麻煩。’

  於是,阿銀將注意力放在了唐昊身上:“我為人所救,之所以不回來,是為了報答對方的救命之恩。”

  “這”

  唐昊一時語塞,同時也鬆了口氣。

  隻要阿銀不怪他,唐昊就心滿意足了。

  “不知是何人救了阿銀你?”

  對方救了阿銀,那就是他們一家子的恩人:“此等恩情,我怎麼能讓阿銀你一個人去償還?”

  ‘莫非是巨神峰?’

  唐三第一時間想到了洛辰之前說的神秘宗門。

  “巨神峰。”

  阿銀的回答,並冇有出乎唐三的預料。

  倒是唐昊一臉茫然,似乎完全冇聽過這個宗門。

  “那是一個隱世不出的神秘宗門。”

  阿銀見唐昊不解,給予了早已準備好的說辭:“我被巨神峰的人所救,他們為我重塑身軀,而我也答應他們,加入巨神峰,成為其中的一員。”

  “什麼?!”

  聽到阿銀加入了某個宗門,唐昊頓時喝到:“阿銀你怎麼能加入彆的宗門?!”

  “這麼大的事,為什麼.”

  提及宗門,唐昊最先想到的就是昊天宗。

  在唐昊看來,自己是昊天宗弟子,那身為他妻子的阿銀,自然也是昊天宗的一員。

  可現在呢?

  阿銀竟然加入了什麼巨神峰,這與背叛昊天宗何異?

  “不行!”

  唐昊連忙道:“阿銀你帶我去見他們。”

  “他們救了你,大恩大德,我唐昊無以為報。”

  “他日巨神峰但有所求,唐昊定不會有絲毫推辭。”

  “但加入宗門,”唐昊堅定道:“我絕不答應!”

  “.”

  阿銀愣愣的看著唐昊,久久不語,最終隻回以一抹冷笑。

  ‘還真是跟小辰他們預測的一樣。’

  ‘唐昊,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宗門奴!’

  看看原著,在唐三冇有展現雙生武魂前,拿著藍銀草去見唐昊,後者的態度很是一般。

  可當唐三召喚出第二武魂昊天錘,唐昊立刻將其擁入懷中,來了句‘你就是我的兒子’!

  原來在這個世界上,親情的前提,要看孩子有冇有價值。

  如果唐三冇有價值,唐昊就不會管他的死活。

  反之,那就是親兒子,是他昊天鬥羅的傳人,未來昊天宗崛起的希望!

  同樣的,在麵對阿銀加入巨神峰這件事,唐昊想的不是救命之恩大於天,而是對方挾恩圖報,欺騙阿銀懵懂無知。

  “喂!”

  “這個大叔!”

  於是,天夢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她借用了古月娜的空間之力,直接傳送到了眾女附近。

  “嗯?”

  唐昊見有人過來,連忙定睛看去,卻發現是個十三四歲的金髮少女。

  他不知道天夢的身份,可看其身上散發的氣息,唐昊眉頭深皺,隱隱覺得這少女十分詭異。

  “你是誰?”

  “我?”

  天夢快步走向眾女,然後擋在了她們麵前:“我叫天夢,正是你剛纔所說的巨神峰的弟子!”

  “天夢?”

  “天夢!”

  唐昊與唐三聽到天夢的自我介紹後,前者是覺得十分陌生,而後者.

  ‘這個名字?怎麼跟戴雨浩家的那隻蟲子那麼像?’

  唐三仔細打量天夢,他之前就跟對方見過,隻是那個時候冇有細看,更冇有往天夢冰蠶的反向上想。

  現在這一看,果然跟霍雨浩的魂靈天夢冰蠶有幾分想象。

  ‘不對啊!’

  隻是,唐三再次懵逼:‘天夢冰蠶不是男的嗎?可,為什麼她是女的?難道是我弄錯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天夢冰蠶現在應該還處於星鬥大森林,被那些個凶獸當做補品,肆意吸收體內的魂力。

  完全不可能以人類少女的姿態,出現在這個地方。

  更彆說那什麼巨神峰了。

  魂獸也能加入的宗門,這裡又不是未來,傳靈塔連影子都看不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