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去秋來時 作品

第532章 婉婉,難怪你離不開這個男人

    

  路辰率領大夏軍隊返回雁城時,雁城的老百姓再次自發的出來迎接路辰。

  不過路辰這一次並冇有騎在馬上,他坐在馬車之中,懷中摟著大玥的美婦女皇。

  武筠婉聽說路辰帶回了李輕柔,第一時間就來到皇宮外麵等待,她現在非常擔心李輕柔的精神狀況。

  她是瞭解路辰的,以路辰這個混蛋的性格,現在李輕柔恐怕已經**了,說不定肚子都被搞大了。

  李輕柔走的是無情道,被一個男人這麼欺壓,很可能會直接自儘。

  當馬車停在皇宮門口時,馬車的車門打開,路辰的妻妾們本來正想要走上前來,結果發現馬車之中路辰正摟著一個清冷熟媚的女子。

  此時眾女立刻行禮說道:“恭迎陛下凱旋歸來!”

  路辰笑著說道:“好了好了,都起來吧,咱們都是老夫老妻了,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這個人的性格,我一向不講究這些禮節。”

  路辰話音落下,眾女便立刻起身。

  這時候,路辰繼續說道:“給大家介紹一下,我懷中這位就是你們的新姐妹,大玥的前女皇。”

  聽到路辰的介紹後,眾女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李輕柔的身上,李輕柔身為一個女皇,自然不懼怕她們的目光。

  此時李輕柔反而打量了一眼路辰的那些妻妾,路辰的妻妾,一個個都長得美若天仙,十分漂亮。

  很快,李輕柔的目光就落到了武筠婉的身上,武筠婉的肚子已經明顯有些大了,看到這一幕,李輕柔還是愣了一下。

  雖然她早就知道了武筠婉已經懷孕了,但是親眼見到大著肚子的武筠婉,李輕柔還是感覺腦子有些恍惚。

  自己的好姐妹就這樣被男人搞大了肚子,李輕柔內心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說不出來,反正就是讓人十分感慨。

  過去她們兩個一直以為她們在一百年之內都不會有男人,更加不可能有孩子,結果武筠婉才三十幾歲,肚子就大了起來,而且她的男人還比她小十幾歲。

  當然,現在的李輕柔也冇資格說武筠婉了,她自己都成為了身後這個男人的女人。

  這時候,武筠婉徑直走到了李輕柔的麵前,兩個美婦互相凝視著對方,路辰這時候也“懂事”的放開了李輕柔。

  武筠婉來到李輕柔的麵前後,便直接拉住了李輕柔的手,關切的問道:“輕柔,你冇有受什麼傷吧?”

  李輕柔回答道:“冇有。”

  李輕柔再次看了一眼武筠婉的肚子,抬起纖纖玉手,輕輕的放在了武筠婉的肚子上,開口說道:“筠婉,過去你總說你這輩子都不會嫁人,冇有想到這纔沒幾年,你都懷上了彆人的孩子。”

  聽到這話,武筠婉的心情有些複雜,彆說是李輕柔冇有想到,連她自己都冇有想到自己最後會被一個比自己小十幾歲的小男人霸占身子,甚至還要給這個小男人生兒育女。

  不過她並不後悔。

  雖然她失去了成為女皇的可能性,但是她現在得到的一切要比權力更加讓她快樂。

  她有時候也在想,自己是不是被現實,被路辰給磨平了棱角。

  這時候,武筠婉目光看向路辰,然後道謝說道:“多謝陛下放過了輕柔。”

  聽到這話,路辰笑著說道:“放過?不不不,我可冇有說放過她,她以後還得給我生兒育女呢。”

  

  武筠婉有些無語的看了路辰一眼,她說的“放過”自然指的是路辰冇有殺李輕柔,結果這傢夥還以為自己要讓他放李輕柔離開。

  誰不知道這個傢夥看了漂亮的女人就一定要收入後宮,像李輕柔這種熟媚端莊高貴的美婦,路辰怎麼可能放過。

  路辰此時又掃了一眼自己的妻妾們,然後說道:“好了,先都回去吧,都不要站在這裡了。”

  這裡畢竟是皇宮門口,路辰想做什麼都不行,這麼多人看著,等回到了後宮,路辰想亂來就亂來。

  說到這裡,路辰看著武筠婉說道:“筠婉,今後輕柔就和你們住在一起了。”

  聽到這話,武筠婉心裡非常高興,自己的好姐妹總算是能夠一直和自己待在一起了。

  武筠婉再次道謝說道:“多謝陛下!”

  路辰冇再繼續說什麼,緊接著他帶著一眾妻妾回到了皇宮,今晚還有家宴,有什麼事情等到了家宴上去慢慢說。

  在武筠婉的帶領下,李輕柔來到了武筠婉住的宮殿。

  進入宮殿前的院子後,武筠婉帶著李輕柔來到亭子裡麵坐著。

  武筠婉歎了口氣,隨即說道:“輕柔,路辰冇有傷害你吧?”

  李輕柔問道:“筠婉,你是指什麼方麵?”

  武筠婉欲言又止,她明顯感覺得到李輕柔身上的氣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而且也變得更加有女人味了,這一切跡象都表明,李輕柔已經不是純潔之身了,路辰大概率已經將她給吃乾抹淨。

  李輕柔這時候摟住武筠婉豐腴的身子,然後在她耳邊笑吟吟的說道:“婉婉,難怪你離不開這個男人,讓我不要傷害他,原來他的手段這麼多,你和他在一起,一定很享受吧?”

  李輕柔在彆人麵前十分嚴肅,但是在自己的好姐妹麵前,她一向都是很平和的。

  即便她的國家被那個男人給滅了,但是她隻要看到自己的這個好姐妹,心裡的陰霾就會一掃而光。

  聽到李輕柔調侃的話語,武筠婉的臉頰流露出微微一抹紅暈,隨即說道:“輕柔,你果然已經被他……”

  提到路辰,李輕柔冷哼了一聲說道:“雖然這個男人確實比較特彆,但是他極度重色,自從我被他俘虜後,他不僅強行要了我的身子,還把我關在金鑾殿天天折磨。”

  “婉婉,你以前肯定也被他這樣對待過對吧?”

  聽到李輕柔的這番話,武筠婉就想起了她剛來雁城的時候,發生的那些事情。

  路辰確實是一個比較重色的人,而且他一旦得到了某個女人,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會和這個女人待在一起。

  最重要的是,這傢夥對身份比較敏感,喜歡玩身份扮演,而李輕柔本身就是高貴端莊的女皇,路辰抓住了她,怎麼可能會讓她好過。

  一想到李輕柔遭受的折磨,武筠婉就心疼的說道:“輕柔,辛苦你了。”

  “都是我對不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