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的呃呃呃 作品

第705章 德蘭士瓦人的算盤

    

   第705章 德蘭士瓦人的算盤

  小比勒陀利烏斯:“如果局勢真能像你說的那樣,最好不過,但是戰爭是最出其不意的,就像當年我們冇有考慮過東非人對我們的野心一樣,所以不能因此掉以輕心。”

  “而且,我們不能因為南費特河防線,就放棄初心,最終目的還是要收複國土,如果戰爭裡什麼也撈不著,反而縮在工事裡,增加傷亡,對於國內團結和我們本身來說都是巨大打擊。”

  在小比勒陀利烏斯看來,戰場上如果拿不到戰利品那對於布爾人來說纔是最大的災難。

  首先就是布爾人人口本來就少,要是發生戰爭很有要負增長,所以戰爭對布爾民族來說本來就是一種傷害。

  其次,如果冇有開疆拓土,那國內積壓的民族矛盾也會爆發,現在奧蘭治人隻是暫時妥協,如果看不到結果,未來他們肯定是要造反的。

  最後一個問題,也就是債務問題,不過對於小比勒陀利烏斯來說,反而不值一提,現在欠英國人的賬就足夠多了,就是把他賣了也還不起,所以已經無所謂了。

  當然,英國人實際上已經拿到自己想要的了,現在布爾人唯一的利用價值就是用來消耗東非,而英國人的重點其實和瓦爾斯皮格想的一樣,那就是莫桑比克殖民地。

  莫桑比克殖民地纔是真正能對東非造成最大威脅的地方,這個區域靠著東非的兩大工業區,同時對東非東部沿海的所有重要城市加首都都有巨大威脅。

  雖然英國人不知道東非在馬塔貝萊省的工業投資,但是歪打誤撞闖進去也足夠讓東非肉疼的了。

  而且莫桑比克直接對壘了東非三個軍事防禦帶,對東非三個主要軍區都有威脅。

  如果新漢堡港市駐軍頂不住這種兩麵夾擊的壓力,那中央鐵路南段起點也勢必落入敵人手中,進而直接威脅黑興根省,通過黑興根省又可以從背後對奧蘭治河一線的東非軍隊造成威脅,也可以選擇通過鐵路直接北上,殺入東非中部。

  最典型的就是南方軍區,和開普敦殖民,布爾共和國遙相呼應,東非的南邊疆省隻是一個狹長省份,被英國納塔爾殖民地和莫桑比克的馬普托夾在中間。

  這樣一來,東非從姆貝亞過後,整個南方都有淪陷的危險,畢竟葡萄牙人還有一個安哥拉殖民地在西北放。

  之前東非中央鐵路和東部連接全靠姆貝亞這一個重要節點,而黑森鐵路開通後就可以從北方鐵路繞行,雖然時間消耗多了一點,但是極大提升了戰爭期間的交通安全保證。

  這也是恩斯特選擇在黑森省鐵路開通以後,才準備和三國開戰的重要原因,因為即便中央鐵路南線失落,東非也可以通過黑森鐵路迅速從北方支援南方戰場。

  “總統閣下放心好了,費特河防線不是那麼好突破的,自古以來進攻的一方受到的損失都是最大的,而且我們的防線是堡壘群,失去一兩個節點也不會影響大局,仍然可以圍繞這些碉堡為據點,和東非進行遊擊戰術,讓東非軍隊進入德蘭士瓦共和國後疲於奔命。”

  “而且我們還有上一次內戰時期,留下的大量軍事設施可以投入使用,不過我們兵力有限,隻能儘可能的組建民兵武裝,對東非軍隊進行襲擾。”

  奧蘭治自由邦內戰時期,德蘭士瓦人和奧蘭治人在如今的布爾共和國裡建設了大量的軍事設施。

  

  尤其是奧蘭治人留下的軍事設施,很多都建立的比較隱蔽,非常適合遊擊作業,這和初期奧蘭治人勢弱有關。

  而且內戰除了布隆方丹以外,幾乎發生在布爾共和國全境,這些軍事設施也是如此,所以能夠利用的好的話,完全可以給東非軍隊造成重創,這也是上次奧蘭治人給德蘭士瓦複**留下的寶貴經驗,所以這場內戰冇有白打,德蘭士瓦武裝是得到成長了的。

  “走一步看一步,我倒是不擔心我們德蘭士瓦的戰鬥意誌和準備,主要是擔心英國人和葡萄牙人不靠譜,萬一他們向東非妥協,很有可能把我們自己坑進去。”小比勒陀利烏斯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擔憂。

  瓦爾斯皮格:“總統,現在已經冇有回頭路了,就是我們不出手,英國人也會逼著我們和東非作戰,畢竟這麼多的支援可不是免費白拿的,而是要用鮮血鑄造的!”

  從一開始,這艘賊船就不是布爾人想下就下的,而且布爾人恐怕纔是這艘賊船的建造者之一,英國人反而是後來居上,把布爾人的計劃納入自己的大戰略之中。

  “所以,這也正是我們想得到的,德蘭士瓦共和國是我們的執念,即便隻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我們也要去嘗試,就算冇有英國人,我們也不會向東非人屈服!”小比勒陀利烏斯堅定的說道。

  瓦爾斯皮格卻提出了他的一個擔憂:“總統閣下,現在的難題是我們要和東非開戰的話,以什麼藉口,什麼時間,還有怎麼讓東非心甘情願的主動和我們三方勢力同時開戰,不可能我們在前麵流血流汗,英國人和葡萄牙人在後方看著,然後,在我們的血流乾後,再摘桃子。”

  這就是現在德蘭士瓦人遇到的難題,自從英國讓奧蘭治自由邦重新獨立後,就一直困擾著德蘭士瓦人高層。

  三方之間本來就心懷鬼胎,自然是盟友多出力,自己乾看著最好,所以必須想辦法把他們也拉下水。

  實際上之前德蘭士瓦人就是這個打算,但是這一點早就被英國識破了,冇有給他們這個機會。

  “戰爭最後走向還是要看英國人的態度,所以我們必須給英國人施加壓力,讓他們主動承擔起責任,而不是想著坑盟友,隻要解決了英國人,葡萄牙人自然也隻能跟進,畢竟在歐洲葡萄牙人也是英國的追隨者,現在還事關他們的切實利益,就更不得不用心了,不過必須有人監督他們,否則他們還真有可能和東非暗地裡議和。”小比勒陀利烏斯說道。

  這一點小比勒陀利烏斯就多慮了,東非最想吃掉的就是葡萄牙人的殖民地,所以東非壓根不會給葡萄牙人這個機會,甚至會把刀主動塞到葡萄牙人手裡。

  對待這些非土著勢力,東非是不敢掉以輕心的,而且還要講究一些國際道義,畢竟被國際社會孤立,或者喪失國際信譽確實不好過,典型的就是沙俄。

  所以東非更希望葡萄牙人主動把開戰藉口送到東非手裡,要不然東非就隻能不要臉的栽贓陷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