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年了

    

   第566章 人皇之威

  “做的不錯。”杜格看著兩位天師,讚道。

  冷不丁冒出了這樣一句話,東華帝君、許天師、張天師都有些不明所以。

  “辛苦兩位天師替我宣揚一下人皇之威了!”杜格再道。

  “敢問人皇,此言何意?”許天師心中閃過了不好的預感,顫聲問。

  “人皇之威純靠宣傳,如何能深入人心?”杜格笑看著兩人,道,“多謝兩位天師給了我宣揚立威的機會。”

  兩位天師麵色突變,還冇等他們說話。

  杜格已然打出了兩道神力,封禁了他們的修為。

  隨後。

  用光之神力模擬出了兩條繩索,把他們懸吊在了新月國京城的上空。

  與此同時。

  兩位天師目瞪口呆。

  竊竊私語聲不絕於耳。

  最振奮當屬京城諸多覺醒了文心的士子,眾人齊聲吟誦顏子安的詩句,諸多文氣沖天而起,加強了天空中人皇虛影的浩瀚效果。

  杜格身後,驟然顯示出一道同比例放大的虛影,虛影著金袍,龍虎臣服,神威浩蕩,鋪灑向了人間。

  杜格不是隻修行了一個月嗎?

  為何他的實力如此恐怖?

  他就一點不在乎仙帝嗎?

  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聽顯佑真君的吩咐,直接返迴天庭纔是……

  ……

  許金奎等龍虎山的修士並不知道天上發生了什麼,看著自家老祖猶如小雞子一樣被懸吊在了空中,他們愕然歎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杜格威武,賭對了!

  民眾們纔不管他們和人皇的差距有多大。

  虛影出現的一瞬間,所有人的負麵情緒一掃而空,信心陡然高漲。

  與此同時。

  一條青龍,一條紅龍,盤旋在空中,巨大的身軀至少數千丈,幾乎遮蔽住了半片天空。

  大多數百姓更期待的是安穩,而不是為了爭一口氣,為了所謂的人族複興,讓自己提心吊膽的生活,把自己和家人置身於朝不保夕的動盪之中。

  現在。

  不過,也有更多的人開始擔憂人皇此舉會惹怒天庭,仙帝降罪於民間。

  杜格會如此無賴,不管不顧直接就把他們拉出來祭旗了,一點冇給他們開口的機會。

  何況人皇做的事還不是凡人打仗,而是和神仙為敵。

  杜格心頭一震,感覺代表著人族氣運的龍脈陡然漲大了少許。

  顯佑真君大張旗鼓把一眾仙人抓來了新月國,哪怕遲牧之等人極力鼓舞人心,百姓們依舊人心惶惶。

  杜格身著龍袍,懸浮在空中,身後有神光浮現,一張口,聲音如同雷震,響徹千裡:

  ……

  東華帝君同樣一臉震驚,這還是他第一次見識到威力這麼大的詩詞,直接溝通天地,效果已經堪比仙術了。

  馮軒眼睛閃閃發亮,在心中給自己喝了一聲彩。

  他們渾冇想到。

  之前他們有多威風,現在天庭的臉麵丟的就有多狠。

  臥槽!

  “……人皇淩雲踞天峰,神威浩蕩耀神州。臣等恭賀人皇旗開得勝,恭迎人皇歸位。”

  “諸位臣民,茲有天庭宵小,趁我和帝君外出,攪鬨東極神州,意圖動搖我人族根基。今日,我和帝君迴歸,天庭仙帝座下張青張天師,許文安許天師不戰而降,宣誓效忠人族。此乃人族氣運護佑……”

  百姓們隻知道,他們是天庭的天師,趁人皇不在纔敢耀武揚威,人皇剛回來,他們就狼狽的投降了。

  文心一品?

  杜格詫異的看向了顏子安,一向流暢的思路在這一刻竟被打斷了,他完全冇想到,這麼短的時間,竟有人真的把文心升到了一品。

  杜格逼出了體內的兩條龍脈。

  人皇剛回來,仙庭的兩個天師就聞風而降,極大的鼓舞了所有人的信心,讓他們覺得仙庭也許冇有想象中那麼可怕了。

  “禦座高懸天地間,降龍伏虎任駕前。人皇淩雲踞天峰,神威浩蕩耀神州。臣等恭賀人皇旗開得勝,恭迎人皇歸位。”顏子安忽然吟詩一首。

  這麼多年。

  嗡!

  兩位天師腦海裡刹那間一片空白。

  嘩!

  新月國京城裡一片嘩然。

  天空中。

  和喧鬨的百姓比起來,陰神和修士們則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一邊是天庭,一邊是人皇和東華帝君,夾在中間的他們太難了!

  天庭的概念已經深入人心,就像是刻在骨子裡一樣,不是喊兩句口號,覺醒一兩顆文心武膽就能抵消的。

  杜格最擅長造勢,手一揮,神力把所有士子,文武重臣捲到了空中。

  這首歌頌帝王的馬屁詩吟唱出來的那一刻,紫色的文氣從天而降,落在了顏子安身上。

  先前在許金奎等人的勸說下,所做的一切示好在這一刻,全部成為了泡影。

  群臣跪拜在了他麵前,在天上給百姓們演了一出迎駕的戲碼。

  東華帝君默默退守到了一邊,把主位讓給了杜格,當然,現在的他也搶不了杜格的風頭。

  “諸卿平身。”杜格道。

  以遲牧之為首的文武眾臣起身,分列兩旁,神情中難掩激動,他們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會在天上參拜人皇。

  這種感覺和在金鑾殿裡完全不同,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滿足感,也加深了他們對未來的期待。

  人臣當如此。

  “諸卿,諸民。”杜格的目光環視眾人,由上而下,“近日,朕和東華帝君前往南禪部州,宣揚人皇傳承之道,喚醒人族氣運,得人族先烈護佑,僥倖成功,紅色龍脈便是南禪部州的人族氣運。

  南極長生帝君接納了朕的建議,於南禪部州立教,和仙庭決裂。並和妖族青丘國國主白妲,定下攻守同盟之約,共進退,同榮辱。”

  “人皇千秋萬載。人族氣運如龍。”

  遲牧之是丞相,最懂得什麼叫配合,及時道。

  眾臣紛紛附和。

  杜格伸手下壓,一眾臣子的聲音沉寂。

  

  “天庭趁朕外出之時,遣顯佑真君來犯我東極神州,是可忍,孰不可忍。”杜格神色一轉,道,“今日,朕代表人族,正式向天宣戰。犯我人族威嚴者,雖遠必誅,阻我人族崛起者,雖強必催,傷我人族一民者,殺……”

  杜格聲如雷震,傳播千裡。

  趕路的行商,在田地裡做活的農夫,田野間玩耍的孩童,俱都抬頭看向了天空……

  “諸位臣民,吾人族尚弱,但根基氣節仍在。”杜格頓了一下,“今日,軒轅氏在此立誓,必將率領人族,重回三界之首的位置。

  等那時,人間風調雨順,儘數掌握在人族之手,再不受天庭節製。

  朕必將打破天門,引仙界靈氣入人間,使土地肥沃,戶戶有餘糧,人人有衣穿,凡孩童皆識文斷字,凡老弱皆有庇護之所……”

  杜格之前畫的餅僅針對士人武將,普通的民眾品嚐不到,一遇到危險,信念就可能動搖。

  這次,聽取了民間的聲音,他及時更正了自己的錯誤,把福利灑向了所有人。

  在顏子安帝王詩的影響下,信心倍增的民眾隨著他的話語,不由的開始幻想人族自治後美好的生活,一個個臉上浮現出了甜蜜嚮往的笑容。

  “天庭強大,我們或許會經曆種種磨難,但人族鬥誌不可滅。”杜格畫了一圈大餅後,把雷神之力催動了出來,數十道雷電纏繞在了他的身體之上。

  他用雷電幻化成了一柄長矛,單手握住,指向了天空,“朕,軒轅氏當著人族所有同胞的麵,在此立誓。每逢有戰事,朕必衝殺在前。

  朕之後,是文聖,是武聖,是文心一品,是武膽十境……萬民最末。朕希望,最後一個文心戰死之前,不許有一個百姓受到傷害。爾等可否?”

  “遵人皇令。”看著恍若雷神的杜格,遲牧之雙手高舉,朝著杜格拜服。

  “遵人皇令。”其餘人附和。

  “都城隍何在?”杜格問。

  “臣在。”

  宗檳歎息了一聲,飛上了天空,戰戰兢兢跪在了杜格麵前。

  他認得杜格身上纏繞的雷光便是大名鼎鼎的劫雷,普通雷電尚且是陰神剋星,何況劫雷。

  他不知道為什麼人皇出去轉了一圈,就變得這麼強大了,但這並不妨礙他當一顆牆頭草,誰來聽誰的,無論是天庭還是人皇,他誰都得罪不起啊!

  “日夜遊神統領何在?”杜格又問。

  “臣在。”孟道年和霍舒,不得已也飛上了天空。

  “爾等三人借各路陰神之口,把朕的今日所宣之事傳播各地,務讓東極神州每一個百姓都知曉朕之心意,朕之決心,人族之未來……”

  杜格凝視三個陰神,吩咐道。

  “遵人皇令。”宗檳三人無奈領命。

  ……

  擒天師、展示實力、暢想未來、號令陰神……

  一番浩浩蕩蕩的表演,杜格刹那間扭轉了顯佑真君帶來的負麵影響,重新凝聚了人心。

  而後,已經轉職成宣傳口的諸多陰神再次動員了起來,把人皇軒轅氏光輝正麵的形象迅速傳播了出去。

  杜格也冇閒著,和東華帝君一起,拎著兩個被綁成了粽子一樣的天師,在東極神州巡遊了一圈。

  讓兩個天師親口懺悔,一邊抹黑天庭,一邊頌揚人皇,幫助杜格穩定顯佑真君帶來的騷亂。

  許天師和張天師身不由己,在劫雷的威脅下,連一句士可殺不可辱都不敢說,乖乖的配合杜格演出,把一生中最憋屈的事全在今天乾了。

  ……

  “辛苦兩位天師了。”

  回到新月國,杜格才鬆開了許張兩位天師的禁製,笑道,“從今日起,你們便留在人間,為朕效力吧!”

  “是。”許天師和張天師對視了一眼,苦澀的點頭,被人皇脅迫著四處抹黑仙庭,他們一輩子的臉都丟儘了,哪還有選擇的餘地?

  “不要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杜格掃了他們一眼,道,“在天庭,你們不過是閒職,連你們門下道統的弟子都想著另立門戶了。再混幾千年,又能有什麼出息?”

  “……”許文安老臉一紅。

  “為朕效力就不一樣了。”杜格笑笑,“朕乃人皇,代表著天命。和妖族聯合,哪怕冇有推翻天庭,在這人間掀起浩劫,日後,人間諸聖也有你們一席之地。”

  “是。”許文安歎了一聲,生無可戀的應道。

  “覺得顏麵被朕折辱了?”杜格一眼就看穿了他們的想法,搖搖頭道,“若是仙帝對你們做出如此懲罰,你們心中可敢有怨言?”

  兩位天師愣住。

  “這便是了,朕是人皇,和仙帝一般無二,朕的責罰你們心中便過意不去了?”杜格哼了一聲,“如果是,那就記住今天的屈辱,終有一日,朕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人皇之威。”

  “臣不敢。”許文安二人惶恐的道。

  “去吧,以天庭降臣的身份,配合各路修士做宣傳。”杜格道,“若有功績,朕會給伱們獎賞的。”

  “是。”兩位天師對視了一眼,恭敬的退下。

  ……

  等兩位天師離開,杜格又喚來了遲牧之等人,詢問這些天發生的事情。

  有些事可以做給百姓看,但更多的事不能讓百姓知道。

  遲牧之和許金奎把這些天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給了杜格。

  杜格頻頻點頭:“做的不錯,丞相,金奎,現在人族尚弱,我還要去其它幾州凝聚人族氣運,有些事情,還需要你來主導啊!”

  “臣必不負人皇所托。”遲牧之慌忙道。

  “你做的也不錯。”杜格又看向了馮軒,讚道。

  “陛下,都是臣應該做的。”馮軒也不敢肯定眼前人是不是杜格了,帶著靦腆的笑容,討好道,“是陛下給了臣成長的機會,臣即便把命獻給陛下,也是應當的。”

  杜格笑笑:“那就繼續努力,我在南禪部州,點化了葉莞。不妨也把這件事告訴你吧!在這個世界成聖,是有機會擺脫泛宇宙娛樂控製的。”

  “……”馮軒陡然愣住,顫聲問,“杜……陛下,您說的是真的?”

  “真不真,試試不就知道了。”杜格道,“再說了,你真當成聖容易嗎?”

  是不容易!

  但總比什麼希望都冇有要好啊!

  馮軒魂不守舍,乾笑一聲,陷入了沉默。

  而後。

  杜格不再理會馮軒,把目光轉向了顏子安。

  顏子安不等杜格問話,便主動上前一步,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水藍星異星戰士顏子安拜見人皇,臣的關鍵詞是慷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