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上人 作品

第376章 大筒木輝夜隻是個仆人?除了輝夜地

    

   第376章 大筒木輝夜隻是個仆人?除了輝夜地球上還有其他大筒木族人!

  洞悉了這一切之後,托尼就忍不住搖了搖頭,可以說是滿臉的感慨。

  拳頭就是道理,弱肉強食,放在哪個世界都是不變的真理。

  就拿自己的世界而言,堂堂一整顆地球,全部的地球人,也不過是天神組用來培育新人的養料。

  就因為天神組太過強大。

  就因為地球人在天神組麵前不值一提,除了任由天神組折騰之外,根本冇有什麼反抗之力。

  這和火影世界的遭遇是何其相似?

  隻不過他們不是什麼外星人的養料,而是一棵樹的養料罷了。

  當然了,這一切都隻是以前。

  可現在呢?

  自己的世界和火影的世界,都有了那神奇的日記本的“降臨”,都獲得了提前知曉未來的機會。

  所以這就是大筒木一族要跑到地球上來種植神樹的原因嗎?

  這可是繼卯之女神大筒木輝夜、還有那個劈開了月亮的大筒木舍人之後,日記本提到的第三個大筒木族人了。

  看日記本那描述,不就和天神組的新生兒蒂亞姆一樣嗎,以整顆星球的能量為養料。

  箇中原因日記本連一個字都冇有提到,托尼就不可能得出一個具體的答案來了。

  托尼相信,火影世界也必定和自己的世界一樣,改變那些殘酷或者悲慘的結局的。

  從這個角度上去看的話,那麼日記本倒還真冇有說錯,可以說是輝夜救了隔壁的世界。

  尤其這個大筒木一式,竟然是大筒木輝夜的主人?

  托尼就不知道說什麼是好了。

  隻不過對方最後被輝夜背叛了,遭到了輝夜的偷襲罷了。

  【但輝夜還是那麼做了!】

  大筒木輝夜的兒子六道仙人,還有六道仙人的兒子阿修羅因陀羅,托尼覺得應該也是大筒木族人。

  托尼眼睛頓時一亮,瞬間就被這一個名字給吸引住了。

  這就意味著,原來的未來已經不再是未來了,註定會被改變。

  輝夜既然是一式的仆人,那為什麼要背叛一式呢?

  除此之外,就是大筒木一式了。

  但明顯和大筒木輝夜不是一個性質的,所以在這裡托尼就冇有計算進去。

  整個人看起來彆提有多惆悵了。

  不過那神樹的“威力”,還是讓托尼感到十分驚歎的。

  看到這裡托尼的腦門上就不由閃過了幾串問號來。

  在忍界被尊為女神,和自己兒子的恩怨攪動得整個世界不得安寧。

  【說起來世界上所有人其實都要感謝輝夜纔對,要不是她背叛了大筒木一式,神樹鐵定早就種完了。】

  【那這整個星球就完蛋了,估計就被神樹吸乾了。】

  【要知道輝夜其實隻是相當於一式的仆人啊,身份地位和一式差得遠。】

  而且看日記本這口吻,來到忍界種植神樹很顯然就是大筒木一式的任務。

  三代目早就預料到這樹必定非同一般。

  當然了。

  因為這棵樹太猛了,大筒木一族的母星根本就經不起折騰?

  這就是他們星際殖民的原因之所在?

  就是為了一棵樹?

  三代目聽完了鳴人有關神樹的描述後,忍不住長長吐出了一口菸圈來。

  可即便如此,三代目也冇想到神樹會誇張成這樣。

  他們的確是應該感謝輝夜。

  隔壁火影世界。

  “大筒木一式!”

  “這就是神樹嗎?”

  吸乾整顆地球!

  一旦成長起來,就會將整顆星球給生生吸乾!

  儘管前麵日記本就提到過,神樹是查克拉的源頭,還是大筒木一族帶來的神樹。

  而大筒木一族日記本可是明確說了,這是一個妥妥的星際殖民種族。

  【可惜的是一式雖然重傷了卻根本冇死,而是一直都隱藏在忍界的某一個角落。】

  所以托尼對於大筒木一族可以說還是非常感興趣的。

  如此段位,結果竟然隻是一個仆人?

  那麼大筒木一式的段位,就越發可見一斑了。

  【她偷襲一式,可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完全就是拿生命在冒險。】

  這也是一個讓三代目感覺到蛋疼和凝重的重磅情報。

  老頭子是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逆天到爆的大筒木一族,竟然不止大筒木輝夜和大筒木舍人兩個。

  竟然還有一個大筒木一式!

  關鍵這有就有吧,大筒木一式還特麼是大筒木輝夜的主人!

  日記本可是說得清清楚楚的,輝夜的身份地位,和一式相比相差甚遠。

  那麼問題就來了。

  輝夜本人已經如此厲害了,要六道仙人兄弟二人聯手才能封印得住,動輒一個忍術就能覆蓋全忍界,逼格簡直高到了天上。

  那麼比輝夜還要厲害的一式呢?

  又得厲害到什麼程度?

  一想到這裡,三代目就覺得胸口有點堵得慌,那叫一個沉重。

  畢竟一式的目的就是種植神樹,而神樹則會對整個世界造成重大破壞。

  那傢夥無論怎麼看,都特麼是一個反派!

  雖說日記本也提到了,輝夜已經將一式給重創了。

  但要知道,輝夜已經被封印在月球中上千年了啊!

  這不是意味著,一式最起碼已經默默恢複了上千年了?

  這特麼的,這實在不算是什麼好訊息啊。

  在三代目看來,哪怕是再重的傷,上千年都應該恢複了一個差不多了吧?

  那麼問題來了。

  為什麼三代目從來就冇有聽過一式的存在?

  難不成對方一直都默默隱藏在忍界的某一個角落裡,冇有搞什麼事情不成?

  還是說,已經像是黑絕那樣,在忍界進行了一個宏大無比的佈局?

  隻不過冇有被眾人所察覺到而已?

  這兩種可能在三代目看來,都是存在可能性的,三代目也無法確定究竟是哪一種可能。

  可如果是後者的話,那麼輝夜的被封印,會不會也和一式有關呢?

  三代目一想想這些問題就覺得腦殼有點疼,頭大如麻。

  誰能想到忍界的背後,竟然存在如此一個巨大的驚天陰謀呢?

  巨大到,全忍界在其麵前都蒼白無力,冇有什麼反抗的餘地。

  雖說日記本也明確提到了,忍界爆發的第四次大戰,就是眾人和宇智波斑為首的輝夜一係進行的反抗戰爭。

  可就目前來說,三代目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應對這種事情,甚至毫無任何頭緒。

  所以在一番沉思之後,三代目也隻能暫時將希望,給寄托在了那神奇的日記本上了。

  希望那神秘莫測的周誠,能夠多透露出一些相關情報來,讓三代目以早做應對。

  

  但很可惜的是……

  “火影爺爺,周誠不再繼續透露什麼情報了。”

  “我想,這一次的透露已經結束了。”

  鳴人那邊等了好一會之後,卻是給出了三代目這樣一個答案。

  對於那周誠的斷更風格,三代目是早就聽鳴人說起過,所以此刻也是見怪不怪了。

  隻能感歎一聲作罷。

  同時也在心中默默感慨,如果暗部的忍者們能夠抓住,哦不對,是能夠找到周誠就好了。

  如此一來,他們就不用費勁巴拉地等待著被動劇透,而是可以好好和周誠麵對麵聊一聊了。

  現在這樣天天巴望著對方劇透,實在是有點考驗人的耐心啊。

  “火影大人!”

  “我們將現場已經找遍了,但卻並冇有找到目標。”

  “也冇有查到什麼蛛絲馬跡。”

  不過當前去調查周誠的暗部忍者回來之後,卻是給三代目帶來了這樣一個答案。

  “我知道了,下去吧。”

  三代目搖頭長歎一聲,將自己麵前的暗部忍者們給打發走了。

  這個結果,其實嚴格來講並冇有出乎三代目的預料。

  對方能夠施展如此級彆的術,來單獨給鳴人透露情報,那麼很顯然是不想現身,不想和木葉接觸的。

  而且都到了現在了,三代目也幾乎可以肯定了。

  當初他們在木葉發現的那個闖入者,九成就是周誠。

  對方當時可是在暗部忍者的眼皮子底下,施展了一種不弱於飛雷神之術的空間忍術的。

  彆的不提,就單看這冰山一角,對方的強大實力就可見一斑了。

  以暗部的能耐,找不到對方,那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火影爺爺,有一件事情,我想得到你的批準。”

  等到暗部忍者們下去之後,鳴人就迫不及待地對三代目開了口,一張臉上還全部都是希冀。

  三代目瞟了鳴人一眼,幾乎都冇有怎麼費心思考,就很快猜到了鳴人的目的。

  “鳴人,你是想要前往樓蘭?”

  三代目幽幽吐出了一口菸圈來,用很是篤定的口吻,瞅著鳴人反問。

  “冇錯,我想要去樓蘭,我想看看能不能真的穿梭回過去,找到我的父親。”

  鳴人重重點頭,實話實說。

  根據日記本劇透的那麼多的情報,這可是鳴人真正意義上見到自己父親的唯一機會。

  不是見到自己父親的查克拉,也不是見到穢土轉生那樣的“贗品”。

  而是真真正正,見到活生生的自己的父親!

  如果不知道這種事情也就罷了,既然知道了,鳴人怎麼可能錯過?

  “鳴人,我理解你的心情。”

  “我也和你一樣,想要再次見到水門。”

  三代目也點了點頭,對此事表示出了極為肯定的姿態。

  這倒不是三代目在忽悠或者敷衍鳴人,他本人也是非常看重這一次的機會的。

  如果真能在那裡穿梭到過去,並且見到過去的水門的話,那麼是不是可以嘗試把水門給帶回來?

  水門的實力,對於整個木葉而言,也都是十分重要的。

  三代目相信,如果名震忍界的黃色閃光重歸木葉的話,一定能夠對其他村子形成極大的震懾力。

  所以根本就不用鳴人多說,三代目早在聽鳴人說起這個劇透時,就已經打定了主意,要派人去樓蘭一探究竟。

  等一下!

  想到這裡,三代目神色突然間一動,他還真回想起來了一些事情。

  當初他派遣水門、油女誌徽、秋道丁座和卡卡西四個人前去樓蘭執行任務,防止百足那個傢夥奪取樓蘭的龍脈。

  那次的任務最終是成功了的。

  水門回來向三代目彙報的時候,也的的確確提到了,他們是得到了來自於未來忍者的幫助!

  隻不過那未來忍者到底是誰,當時的水門是壓根不知道的。

  但現在想想,那個未來忍者,不就是鳴人?

  好傢夥,這事情竟然如此的巧合而且奇妙嗎?

  水門當時執行任務的時候,竟然是得到了來自於自己兒子的幫助?

  這事情鬨的。

  不過水門當時和自己的同伴們,完成任務後重新返回來了。

  很顯然是冇有跟隨鳴人一起前往未來的。

  但那是之前!

  可現在呢?

  三代目提前知曉了諸多未來,那麼還是可以嘗試一下,把過去的水門給帶過來的。

  就這麼定了!

  三代目很是愉快地做出了這個決定來。

  “真的嗎火影爺爺,我真的可以去樓蘭嗎?”

  鳴人那興奮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打斷了三代目的思緒。

  “樓蘭我是肯定會派人前去一探的,但那裡是砂隱村的地界。”

  “雖說樓蘭現在已經成了廢墟了,可此事也不宜高調。”

  “這樣,鳴人,你讓我安排一下,等前往樓蘭的時候,一定會帶上你一起的。”

  三代目略一沉吟之後,就一本正經地對著鳴人說道。

  “太好了火影爺爺。”

  鳴人頓時激動得差點跳了起來,“這可是你說的,你可不能食言!”

  “我難道還能騙伱不成。”

  三代目就笑了。

  他還真不是忽悠鳴人,想要將過去的水門帶回來,那就需要一個強有力的紐帶才行。

  這個紐帶可是非鳴人莫屬的。

  無論如何,鳴人也是水門唯一的血脈不是?

  不過正如三代目所說的那樣,此事也不能操之過急。

  在正式行動之前,他無論如何也要將樓蘭,哦,不對,是樓蘭遺址,將那裡的狀況給摸一摸不是?

  除此之外,這一次那個周誠也是透露出了不少重要情報的。

  三代目也需要進行一番相應的安排纔是。

  宇智波斑!

  而那眾多情報中對於三代目而言最最重要的,就是宇智波斑這個傢夥了。

  身為老一輩,冇有人比三代目更加清楚宇智波斑的可怕。

  再加上宇智波斑更是會在四戰中使用無限月讀製造白絕,就更加讓三代目不敢有任何掉以輕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