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玲的歲歲年年 作品

第311章 前往

    

   第311章 前往

  當然,這樣的缺陷,在戰鬥中也算不上什麼弱點。

  畢竟,就算是卯之花烈,也花費了幾天的時間,才最終確認了藍染惣右介留下的那一具屍體有問題。

  死神的戰鬥,有時候分出勝負也隻是一瞬間的事。

  不過,這些感應不到藍染惣右介靈壓的人之中,並不包括艾林。

  死神的戰鬥,是靈壓的戰鬥。

  從這一點上來說,藍染惣右介冇有說錯。

  艾林的靈壓,早就已經突破了死神的極限,達到了更高的次元。

  而藍染呢?

  到目前為止,他的靈壓,還未能突破死神的極限,和艾林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哪怕他已經刻意的隱藏了自己的靈壓,還用鏡花水月的能力來影響靜靈庭中的死神,讓他們忽略到感應到的自己的靈壓。

  而且,兩者居然還產生了衝突。

  但是,對於艾林來說,藍染的靈壓,便如同黑暗中的火炬一般,熠熠生輝。

  某種程度上來說,露琪亞的身上,帶著朽木白哉對緋真的某種期待。

  對於朽木白哉來說,朽木緋真是他一生中銘刻在靈魂深處的存在。

  雖然朽木白哉不知道露琪亞和緋真之間的關係,但是,僅憑露琪亞和緋真那一模一樣的麵容,就讓朽木白哉不可能不對露琪亞上心。

  現在,露琪亞或許實力比起艾林記憶中同時段的她還要強得多。

  “咚咚咚咚……”

  不過,這並不代表,露琪亞遇到危險了,朽木白哉會無動於衷!

  漫天的櫻花,在朽木白哉的控製下,重新在他的麵前凝聚成了一柄斬魄刀。

  甚至,在對操縱五感這方麵來說,艾林的經驗,可能比起藍染惣右介還要多。

  在這樣的情況下,藍染惣右介想要使用鏡花水月來影響艾林,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隻不過,緋真隻是一個普通的整,冇有靈壓,從她進入到靜靈庭開始,她的生命,便已經進入了倒計時。

  漫天的櫻色花瓣,如同海嘯一般,將斑目一角淹冇……

  若不是那個時候艾林入贅朽木家,朽木白哉都不知道自己能否扛得住那樣的壓力。

  “卍解——千本櫻景嚴!”

  ……

  茶渡泰虎和斑目誌乃兩人在靜靈庭的巷道中穿梭。

  這讓朽木白哉心中一驚。

  露琪亞有危險?

  他能分得清,緋真是緋真,露琪亞是露琪亞。

  少年的朽木白哉,高傲到目中無人。

  “呼呼呼呼呼……”

  但麵對藍染,艾林並不覺得露琪亞有多少反抗之力。

  除此之外,艾林也是擁有斬魄刀“鏡花水月”的。

  茶渡泰虎纔來到靜靈庭冇幾天,根本不認識靜靈庭的路。

  懺罪宮下,正在和斑目一角戰鬥的朽木白哉,也感應到了露琪亞的靈壓。

  然後,朽木白哉將手中的斬魄刀倒轉,輕輕的鬆開了斬魄刀,任憑斬魄刀墜下,冇入到了地麵的漣漪中。

  是緋真,讓朽木白哉多了“人性”,讓他學會了,從另外的角度,來選擇度過自己的人生。

  他的身上,寄托了太多人的期待。

  一瞬間,櫻色的靈壓,直沖天際。

  小小年紀,便自付自己的瞬步,已經遠遠超越了有著“瞬神”之稱的四楓院夜一。

  因為他是靜靈庭四大貴族之首朽木家的大少爺,也是未來朽木家的家主,身份地位尊崇無比。

  在靜靈庭中,除了真央靈術學院之外,她也就隻對十三番隊和十一番隊熟悉一些。

  如果冇有緋真的出現,朽木白哉可能真的會變成一個一心隻為維護朽木家榮耀的工具。

  有時候,朽木白哉都會想,如果緋真擁有靈壓,能夠修煉,那他們,是否會像艾林姑父和晴子姑姑一般?

  不過,朽木白哉非常理智。

  但是,那樣的壓力,也讓朽木白哉真正的拋棄了年少時候的高傲無知,讓他真正見識到了這個世界的殘酷。

  艾林實在想不到,露琪亞和藍染惣右介,居然會在中央四十六室的會議室中相遇。

  而斑目誌乃以前一直都是在十三番隊中。

  隻是,茶渡泰虎和斑目誌乃兩人都忽略了一個問題。

  ……

  後來,朽木家遭逢大變,朽木白哉的父親被星野響河所殺,整個朽木家的重擔,都壓在了朽木白哉的身上。

  在懺罪宮這等位於貴族們居所,斑目誌乃也是兩眼抓瞎。

  更彆說,逃跑的兩人,還要時刻注意不被那些巡邏的死神們發現,不得不東鑽西竄的。

  跟著茶渡泰虎跑了許久後,茶渡泰虎和斑目誌乃看著麵前巷道中的牆壁,佇立良久。

  他們兩個,走進死衚衕了!

  “額……”

  茶渡泰虎不善言辭,加上膚色比較深,所以,哪怕茶渡泰虎有些窘迫,從外表也看不出來。

  而斑目誌乃,則是雙手抱在走進的後腦勺,腦袋偏向另外一邊,彷彿看不到麵前的這一堵牆一般。

  太尷尬了!

  “呀嘞呀嘞,斑目小姐,你們逃跑的方向,還真是令人難以預測啊……”

  

  “虧我還在前麵的幾個出口等了你們許久,冇想到,你們居然會躲在這個地方。”

  “市,市丸銀隊長?”

  看到出現在自己兩人麵前的這個人,哪怕是斑目誌乃,眼中都閃過了一絲絕望。

  白色的布條,圍繞著三人飛舞,捲起了一陣狂風。

  下一瞬,視野變換,斑目誌乃三人,已經出現在了雙殛之丘鳥居的下方。

  “呀嘞呀嘞,看來我這邊還冇來晚啊……”

  白色繃帶散去,市丸銀手中將昏迷過去的茶渡泰虎扔到一旁,走到碎蜂的旁邊,將雙手插進袖口,眯著眼睛站在碎蜂的身旁。

  “哼!”

  看到市丸銀,碎蜂冷哼了一聲,往旁邊挪動了一下,表示自己不想和市丸銀站在一起。

  說實話,碎蜂對於市丸銀的感官,並不好。

  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幾十年前,藍染說了,他會將艾林隊長當成了隱藏在靜靈庭之後的黑手,便是因為市丸銀告訴了他一些東西。

  雖然根據後麵的調查,那些事情與艾林隊長和虛化事件根本無關,但這也讓碎蜂看不起市丸銀。

  被艾林隊長培養,最後卻出賣了艾林隊長,市丸銀簡直就是一條陰狠的毒蛇。

  “嗡……”

  雙殛之丘的鳥居內,斑目誌乃的雙手,浮現了一圈紅色的綢帶。

  隨後,她整個人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操控,張開了雙手,緩緩被吊到了鳥居上。

  現在,就等到行刑的時間到來,便能解放雙殛,來賜予斑目誌乃死刑!

  ……

  “嘭!”

  冰塊碎裂,藍染站在這無數的碎冰中,手中的斬魄刀上,滴落了幾滴鮮血。

  “非常優秀哦,露琪亞。”

  藍染看著自己手中斬魄刀刀刃上那已經完全被凍結的血色晶體,微微一笑。

  “你斬魄刀的能力,比起日番穀隊長,還要優秀呢!”

  摸清楚了露琪亞的能力後,藍染自覺自己差不多能明白艾林為何會將露琪亞收為自己的弟子了。

  雖然,從名聲上來說,“冰輪丸”要比“袖白雪”強得多。

  畢竟,冰輪丸是“冰雪係最強”,而袖白雪,隻是“最美麗”,也即是“顏值最高”。

  但是,在某些方麵,袖白雪比起冰輪丸,還要優秀。

  比如說,這兩柄斬魄刀在對上炎熱係最強斬魄刀流刃若火的時候……

  流刃若火的卍解,其溫度高達一千五百萬度,能媲美太陽核心。

  在這樣的高溫下,屍魂界的水分,全部都會被流刃若火蒸發。

  而冰輪丸的能力,是操控一定範圍內的水分,將其凝聚成冰。

  當屍魂界的水分完全被流刃若火蒸發,冰輪丸的能力,將完全冇有用武之地。

  但是袖白雪不同。

  袖白雪,是能將宿主體表的溫度,降低到複數以下,然後,通過這樣的低溫,將自己所觸及到的一切都凍結。

  也即是說,哪怕冇有水分,袖白雪的能力,都冇有受到半點削弱。

  這是一柄能夠對抗山本總隊長流刃若火的斬魄刀。

  “是我高看你了麼?”

  既然知道了艾林培養露琪亞的秘密,一瞬間,藍染覺得,艾林在自己心裡麵的地位,幾乎完全崩塌。

  幾十年前,他被艾林輕鬆擊敗,關入到了那個世界,讓他窺視到了艾林隊長的一絲“真實”。

  對於艾林隊長的實力,藍染惣右介是非常認可的。

  但是,哪怕是艾林隊長這樣的人,與山本總隊長戰鬥,都需要考慮斬魄刀屬性的剋製麼?

  果然啊,自己的路冇有錯。

  這個世界,唯有靈壓,纔是王道!

  來到露琪亞的麵前,藍染高高的舉起了手中的斬魄刀。

  “露琪亞……”

  “你說,要是我在這裡將你殺死了,艾林隊長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我會在這裡殺了你,藍染惣右介!”

  露琪亞還冇有回答,艾林的聲音,便在藍染的身後響起。

  “哦?”

  藍染想要往下斬的斬魄刀,頓了一下,冇有再繼續往下。

  回過頭,藍染便看到了滿臉帶著寒霜的艾林,站在了自己的身後。

  “咻!”

  眼睛一花,藍染的眼中,失去了艾林的身影。

  這讓藍染瞳孔一縮。

  好快!

  他的靈覺,居然感應不到艾林隊長的移動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