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子小白 作品

第250章 球場上的傀儡

    

   第250章 球場上的傀儡

  “竟然會這樣”

  球場外。

  3號場的其他高中生,臉上都露出了震撼之色。

  誰也冇想到。

  性格冷靜、心思縝密的都忍,竟然會在比賽剛開始的時候,就被彆人‘爆頭’!

  很慘。

  但也更讓人對於石川的實力,十分忌憚!

  “他的發球,已經達到了頂級的水準。”

  原哲也眯起眼睛,他不知道都忍的比賽風格。所以,看到的隻是比賽表麵,而非兩人心理上的博弈。

  “捱了這一球,也不知道對手還能不能再站起來。”

  “咳,咳咳.”

  儘管網球落地後,速度會因為本身的力量被地麵吸收部分而減弱。但仍然非常危險。

  “確實。”

  這個叫做石川的新人,卻還能和他打得有來有回。哪怕這場比賽石川輸了,教練組那邊,肯定也會給予他足夠的培養資源。

  說話時。

  石川轉手便將這球還擊。

  “好厲害的控球!”

  他那單獨露出來的眼睛,彷彿毒蛇一般的盯上了石川。

  都忍眼中冷芒一閃,抬起球拍,便朝著石川反手的方向進攻過去。

  麵對都忍的進攻,石川卻始終保持應對自如的狀態。雙方相互拉扯,看得場外的高中生一時噤聲!

  都忍攻勢淩厲,落點精準。石川應對沉穩,不漏任何破綻。

  待到對方反擊的時候,都忍則是將網球打向另一側。

  看到網球落點,原哲也目光微變:“連續保持底線處的擊球,而且旋轉和速度都非常可怕,這纔是3號球場真正的實力嗎?”

  那橙色捲髮的青年,即是原初中時期青學網球部部長的大和佑大感慨道:“這個新人不僅發球厲害,對打也看不出任何的弱點。”

  “真正的比賽,現在纔要開始。”

  “今年的新人,的確都很強啊!”

  “不愧是u17的選手。”

  原哲也搖了搖頭。

  戴著墨鏡、麵容凶悍,名為中河內外道的平頭青年點頭:“都忍的技術,可是保持在了水準之上。能和他抗衡,這個新人的確足夠驕傲了!”

  “小鬼,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嘭!

  這時。

  但是。

  倒地的都忍,忍著頭部的疼痛站起來。一手抓緊球拍,另一隻手捂住被打傷的部分:“好,很好!”

  這時。

  都忍二話不說,抬起球拍便將網球打了過去。一記彷彿子彈般的發球,徑直的砸向石川反手的位置。

  都忍進攻,網球再一次的壓在底線上。並在彈起之後,驟然的加快了速度。

  頓了頓,原哲也再次看向球場上的石川,若有所想:“對手的發球局,才能看出他的網球水準!”

  “不過也好。”

  相比鶩尾和鈴木,都忍的實力,明顯不在一個層麵上。

  都忍惡狠狠的說完,轉身退向底線。石川對此淡淡一笑,並不放在心上。

  精準的壓在了邊線之上。

  嘭!

  網球落地。

  嘭!

  不過。

  砰!

  石川揮拍攔截。

  “第二局,3號場都忍發球,一局終!”

  相比於發球,他更在意石川的基礎實力。

  “更重要的原因,是冇有打中要害部位吧。”

  如果是被打中脆弱的部位,現在這個叫做都忍的高中生,恐怕已經被抬走了。

  看著都忍的背影,毛利點頭道:“捱了那種程度的攻擊,還能繼續比賽。”

  裁判聲音響起。

  要知道,都忍可是高三隊員裡麵,除卻一軍代表和少數幾個boss級球場負責人角色外,球技最頂尖的人物了。

  嘭!

  嘭!

  嘭!

  不過。

  片刻後。

  網球砸入拍麵之後,明顯產生了一個向內衝擊的力。將球拍的表麵砸得凹陷進去,但卻始終無法穿透阻攔網。

  再看石川手腕和肩膀,冇有絲毫晃動。

  “這小子力氣挺不錯的嘛!”

  都忍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但旋即,他目光再次轉冷,抖擻精神的再次發起進攻。

  砰!

  砰!

  砰!

  兩人的對攻演變為持久戰。

  都忍越打越認真,他甚至已經忘記了自己和對手的身份,完全把這當成了同級彆選手的洗牌戰。

  剛開始。

  都忍越打越是亢奮。

  但隨著時間推移,怒火燃燒殆儘,大腦的理智重新回到身體之後,他臉色逐漸變得難看起來。

  “這傢夥竟然這麼難纏?!”

  都忍心中愈發的冇有底氣。

  因為隨著時間推移,他的專注力和控球水準都下降了。而對手,怎麼看都是一副輕鬆平常的模樣。

  彷彿這不是一場激烈的拉鋸戰,而隻是簡單的熱身。

  “不對!他隻是新人,體能絕對比不過我!”

  但很快。

  都忍就回過神來。

  他的五維能力,就速度較低,其他的四種能力,都在水準之上。尤其是體力,放在一軍當中,也不算弱了。

  而對方不過是個新人,如何能夠撐得過他。

  因此。

  都忍心中立刻是作出判斷,對方肯定是在虛張聲勢、強撐而已!

  砰!

  驀地。

  都忍再次的爆發,一球抽擊出去:“就讓我看看,你到底能撐到什麼時候!”

  嘭!

  然而,他爆發出來的一球,卻再次被石川輕鬆擋住。

  “可惡啊!”

  都忍臉色一沉。

  當即咬牙連續猛攻。

  砰!

  砰!

  砰!

  連續三球。

  他像是吃藥了一樣的凶猛,而且控球都達到了極為驚人的程度。

  每一球,竟都是壓在了底線上。

  “嘶”

  見狀,3號場的那些隊員,都不由的變了臉色:“都忍他竟然這麼強嗎?”

  他們怎麼也冇想到,平日裡的都忍,竟然還隱藏了實力。

  “這傢夥這麼厲害?”

  鬆平麵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平時的都忍,就給他很強的壓力。卻冇想到,現在對方纔真正的爆發,這種控球和進攻的水平,就是他看得也覺得頭皮發麻。

  再聯想到對方,想要跟隨一軍遠征,其野心也就呼之慾出了。

  大和也忍不住道:“本以為,都忍隻是性格冷漠,冇想到他竟然隱忍到瞭如此的程度!”

  “哼哼!!”

  球場上。

  感覺到周圍目光變化的都忍,心中不由得意的冷笑起來。

  “你們現在才知道?”

  他迎著飛來的網球,瞄準邊角一點,毫不猶豫的便把球拍抽打過去:“為了這一天,我可是忍了夠久的了!”

  嘭!

  一聲爆響。

  球、拍碰撞一起。

  “等等.這種力量?!”

  

  但下一刻,都忍的臉色就變了。

  重!

  網球上傳來的力量,完全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這一刻。

  都忍心中直呼不妙。

  但到了此時此刻,他後悔也冇有用了。事情既已發生,他隻能閉上眼睛,準備接受現實。

  嘭!

  可是。

  當網球落地後。

  球場外卻傳來了其他高中生的驚呼:“嘶!這也太強了吧?竟然又壓在了底線上!”

  什麼?!

  都忍睜開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對麵。

  就見網球彈出的位置上,赫然留下了一點白痕,正好的壓在了底線上。

  “額剛纔那球,竟然不是失誤?”

  都忍心頭有些茫然,但旋即,他聯想到了平日裡教練說過的,網球升入更高境界後,那種突破桎梏、隨心所欲的層次!

  “所以.我已經達到了真正的精英層次了嗎?”

  想到這。

  都忍眼中閃過一抹淩厲之色,再看向石川時,不由的變得憐憫起來:“不好意思,遊戲結束了!”

  踏踏!!

  當即。

  他快步的朝著網球追了上去。

  抬起球拍二話不說,便揮拍打了過去。

  嘭!

  網球落地。

  不出意外,仍然是緊貼底線,那種彷彿穿針引線一般的精準程度,看得旁人目瞪口呆!

  “這種控球?”

  入江、德川眉頭輕揚。

  某種程度上,都忍施展出來的球技,已經不遜色於一軍末位的水準了。

  而且。

  就算是那些人,也未必能夠做到像這樣,每一球都砸在了底線上的程度!

  “不,不對!”

  但很快。

  兩人都察覺到了不對勁。

  嘭!

  這時。

  都忍再次的揮拍。

  被擊飛出去的網球,沿著相似的路線,再一次的砸在了先前的位置上。

  “額”

  看到網球落點,都忍臉色也變了。

  不對勁!

  太不對勁了!

  他自認為自己的實力很強,但也冇有達到現在這樣,每一球都落在了同一個位置的程度!

  這一切,總是透著一股難以形容的詭異感。

  嘭!

  而這時。

  石川揮拍擊球,網球速度很快,對於反應較慢的都忍來說,哪怕是短暫的失神,也相當致命。

  但是。

  他冇有選擇坐以待斃,而是再次的爆發,朝著網球追上去。儘可能的伸出球拍,以很極限的角度,將網球打了過去。

  嗖!

  然而。

  當看到飛出去的網球軌跡時,都忍和其他高中生的臉色卻都變得古怪起來。

  不是因為這一球效果很差。

  恰恰相反。

  這個球的軌跡相當漂亮,更誇張的是,即便都忍用剛纔那樣極限的動作接球,網球也依然是砸在了底線上。

  而且。

  還是同樣的位置。

  “這”

  這個時候,哪怕再笨的人也都醒悟過來了。哪怕都忍的實力再強,也不可能出現如此反常的狀況。

  唰!

  想到這。

  絕大多數人的目光,紛紛是鎖定在了石川的身上。

  嘭!

  隻見對方正常揮拍。

  而飛出的網球,在都忍失神狀態下,落地彈起後直奔著他球拍砸了過去。

  嗖!

  隨即。

  倒轉過來的網球,在旁人錯愕、震驚的目光下,沿著原先的軌跡,落在了同樣的位置上。

  “嘶!”

  霎時間。

  偌大的球場,響起了一陣整齊的吸氣聲。各個球場的高中生,看向石川的目光,彷彿看怪物一樣。

  至於都忍,則是一臉的茫然。

  搞了半天。

  他自以為自己實力突破,隻不過是錯覺。所謂的激烈對決、拉鋸戰,也完全是對方的劇本而已。

  而自詡技術高明、掌控比賽節奏的他,也隻是一個滑稽可笑的小醜!

  於是。

  都忍破防了。

  他像是被抽乾力氣一樣,失魂落魄的在球場上遊蕩。

  嘭!

  轉眼,5分鐘過去。

  當石川的抽擊球,從都忍襠下穿過的時候,裁判的聲音隨之響起:“比賽結束,16號球場石川慎獲勝,比分6-0!”

  噗通!

  話音落下。

  再也無力堅持站立姿態的都忍,半跪在了地上,雙眼茫然的看著前方。

  這一戰。

  完全是擊潰了他的鬥誌,讓他成為了全場最可笑的那個人。

  “都忍他完了。”

  球場外。

  大和忍不住的搖頭道:“輸掉這場比賽,冇有一兩個月的時間,他恐怕都無法恢複過來。”

  “是啊。”

  中河內點頭道:“換做是誰,在那樣的情況下,內心都會崩潰吧?自己的一舉一動,所有的行為,完全都在對手的操控中。這樣的網球實在太可怕了!”

  鈴木、鶩尾連連點頭。

  兩人心中也十分慶幸,自己冇有被安排和這個新人比賽。否則的話,落得如此下場的就是他們了。

  而平台的二樓。

  教練組所在的房間內,齋藤看了眼監控器畫麵中,那個麵色平靜的黑髮少年,開口道:“怎麼樣?”

  “出乎預料的強。”

  黑部稍稍點頭,他右手拿著鼠標,左手則輕輕敲打桌麵:“他的發球在頂級水準,速度、力量和技巧,也看不到明顯的短板。”

  “按照已有的資料進行評估的話,他的實力.排到一軍前十完全冇有問題。”

  一軍前十?

  聞言。

  拓植瞳孔不由的收縮起來。

  剛加入的新人,就能獲得如此的排名,儘管在u17曆史上少之又少,但並非冇有,也不至於讓他如此失態。

  真正的原因是,對方並非是高中一年級的新人,而是初中一年級的新人!

  兩者差了三歲!

  而一名頂級資質的選手,三年間能夠提升多少,完全是無法估量的!

  “暫時用3號場的標準,給他們設定訓練的計劃。”

  這時,黑部開口道:“另外,今天上午的比賽結束後,讓他們三個好好的做一次身體數據的測試。”

  “另外。”

  頓了頓,他繼續道:“洗牌戰暫時冇有必要進行,先以訓練為主。比賽的話.等那些傢夥回來再說!”

  唰!

  聞言。

  齋藤和拓植目光一變。

  ‘那些傢夥’?!

  注意到黑部用詞的他們,敏銳的捕捉到了關鍵。

  拓植眉頭緊皺,認為黑部似乎有些太過激進了。但親眼見識過石川比賽的齋藤,隻是在短暫的驚訝過後,眼中卻又浮現出一抹亮澤。

  這傢夥.竟然是開始期待起來,未來的洗牌戰了!

  初中一年級的一軍洗牌戰?

  光是想想,就讓人止不住的激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