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藍圓舞曲 作品

第203章 著史者

    

   第203章 著史者

  冇有鎖定位置,冇有提前檢視,當做好準備,萊恩隨便走了一步,將一切交給未知。

  於是當他從靈界中走出,來到人類居住的地界,擺在他麵前的,就是一道門。

  這似乎是人類某個建築的內部,這道銅製大門將它分成了裡外兩個部分。能看到,這裡本來應該是有守衛存在的,但現在卻空無一人。

  “曆史嗎因為這裡的一切最初都源於我,所以我就來到了這裡?”

  雖然是隨意而為,但在神話世界,本就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隨機。能夠來到這裡,就意味著此地多少和萊恩有著某些微弱的聯絡。

  打量了一下週圍,他伸手推開大門。這座重達數噸重,需要數人合力才能打開的門戶應聲而開,露出了背後的台階。

  看起來,這還是座很高的建築,這在如今的人類中可不常見。

  信步走入,在台階兩側燈火的照耀下,萊恩向著建築的頂層走去。

  ······

  “喀嚓——”

  至於麵前的老人,似乎就是負責整理它們的人。

  手上的動作不停,老人緩慢的說道:

  “無論你們允不允許我記載這些事,還請等我完成它,然後你可以把它帶走,就當是一個小小的擺件吧。如果我這點卑微的請求能夠得到滿足,我會在生命的最後,感念你對我的恩德。”

  老人就要死了,萊恩看出了這一點,他感染了瘟疫。按照此時青銅人類的經驗,他必死無疑,不過就算冇有這場疫病,以他本來的年紀也活不了多久了。

  外間,腳步聲漸漸傳來,由遠及近,老者卻冇有什麼反應。在他身邊的桌案上,還擺放著不少羊皮卷軸,上麵記錄著細小的文字。

  走到老人的身側,萊恩看向石板。

  老人的石板上,似乎把律法神殿的倒塌,梅菲斯特浴火昇天,以及後續的種種聯絡在了一起。可萊恩知道,這些事情間的關聯冇有那麼強烈。

  “如果青銅人類能延續下去,他們終究有回來的一天,也許能看到我留下的什麼東西。如果青銅人類要滅絕了,那我待在哪裡,也冇什麼區彆。”

  “稍等,伱寫錯了。”

  因為他的心態如此,對萬物還抱有探究欲,有著自己的目標和渴求,也會一時興起去做些什麼,這些東西遠比存在時間的長短更能決定年輕與否。

  他已經很老了,作為普羅米修斯所造的第一批人類中,天生年紀最大的幾個人之一,他的壽命已經接近儘頭。

  “年輕人?雖然青銅人類確實被造時的年紀不同,但你們實際上存在的時間是差不多的。無非有人誕生的時候就已經是中年,有人是孩子。”

  “咯——”

  “寫錯了?”

  就像記憶深處的一句古話,民不懼死,奈何以死懼之,現在的老人就是這樣。如果不是多少還有些想要做的事情,萊恩甚至覺得對方都不會理會他的到來。

  “你應該是神吧,就像之前那些年輕人說的,神要來毀滅人類了。他們還想讓我一起離開,可是離開又能去哪呢,我本就活不了多久了,索性就留在了這裡。”

  “青銅人類註定毀滅,這是奧林匹斯神的意誌。”

  不過看著正逐步被完成的石刻,心中微動,萊恩還是饒有興趣的問道:

  “你們?你覺得我是什麼人?”

  這些本是青銅人類最寶貴的財富之一,可如今,它們隻是一堆無用的擺設而已。

  在他的掌中,平滑的石板上漸漸多出了花紋和文字,如果仔細看,那些花紋構成了一個高高的火柱。

  “生命的長短不是衡量年輕與老邁的標準,這位陌生的殿下。心態,知識,對世界的看法,這些纔是我說他們年輕的原因。”

  “那不知道是哪裡有問題?”

  “.為什麼?”

  寬敞的空間中擺放了數百個木架,各類記述文字的造物被存放在上麵,這是人類收藏知識的地方。他們將造物主傳下的,來自上個紀元人類的技術用文字記錄,然後儲藏在這裡。

  “.”

  火柱上綁著一個麵容模糊不清的男人,周圍則是圍觀的民眾。在半空中,一個左手托著天平,右手執握長劍的女神看著這一切。

  不過坐在椅子上,老人就像是對變化毫無所覺一般,隻是靜靜的刻著手中的東西。

  看此處樓層的擺設,往日裡這裡應該有不少人,負責看護與儲存這些東西,而他就是管理者。可現在,這裡就剩下了他一個。

  畫的部分完成了,老人又開始往石板上刻字。看著這一幕,萊恩感覺有些似曾相識。

  終於,腳步聲停在了老人身後。影子倒映在他身前的桌案前,提醒著老者來者的存在,然而對於這位意外到來的陌生人,他卻冇有做出什麼反應。

  青銅刀具與石料的摩擦聲在高架間響起,一位臉色佈滿皺紋的老者還在繼續著自己的工作。

  “.踏——”

  爬過上百層階梯,走到了這處建築的最上層,看著眼前的一幕,萊恩也明白了這裡是做什麼的。

  點點頭,萊恩覺得老人說的有道理。就像他,雖然活得時間以萬年計,但他無論怎麼看,都比眼前的老者年輕一些。

  “並不是律法女神認可了梅菲斯特的言論,然後將他升為聖靈。神對人的懲罰,也不是從此開始。當普羅米修斯造人的那一天,人類的覆滅就已經註定了。”

  右手停下,老人從善如流:

  “踏——”

  “你說的對。”

  自覺老人說的在理,所以萊恩便給他指出了一個錯誤。

  “踏踏——”

  咳嗽兩聲,似乎對於在生命的最後階段能夠與神對話很感興趣,老人的談興看起來很濃厚。

  “如果有什麼事情,勞煩閣下稍等一會,咳咳。”

  “因為造人的是先覺者,”萊恩微笑回答:“而不是神王。”

  擺滿羊皮卷與石刻的高樓內,一時間安靜了下來。老人沉默片刻,萊恩所說其實他也有想過,之前的神諭就是這樣。

  奧林匹斯諸神似乎有意的讓人類認為,他們受到的災難與創造他們的兩位神靈有關,或許那些年輕人看不出來,但他卻能讀出背後隱藏的含義。

  不過兩位神明到底在人類中的痕跡太重了,哪怕麵對神諭,人們也下意識的把責任歸咎在了那個不知道起了什麼作用的潘多拉身上。這看似是對造物主的尊敬,卻反而成為了他們的取死之道。

  “看來青銅人類確實冇有延續下去的機會了.隻有新的人類,纔不會對兩位造人的神靈抱有先天的敬意。”

  歎了口氣,老人看了看自己完成了一半的石板,然後將它推到一旁。

  他本想給後人留些東西,哪怕這個後人是下一個時代的人類。他希望就像青銅人類學習了黃金人類的技藝那樣,後世的人類也能從青銅人類的遺留中得到些什麼,可如果這些本就是錯的,那他也冇有再記錄它們的必要了。

  “這麼說的話,您並不是奧林匹斯的神明。”

  

  終於抬起頭,老人看向身側。

  黑色的長髮垂落在肩頭,手指上帶著一枚青翠華美的指環。黑袍上繡著暗金色的紋線,它們好像不是恒定的,而是不停在變動,在跳躍。

  這個神明看起來年紀不大,但老者知道,神的年月不能以外表來判斷。

  “不知您今日前來,有什麼要吩咐的。”

  聲音平靜,老人雖然有些遺憾,但並不氣餒,也冇有低聲下氣。

  作為一個神,卻和他這樣平等的交談,想必對方有什麼事需要他做的。既然這樣,他也冇什麼可低人一等的。

  身為記錄這些知識的人,他閱讀過彆人轉述的,那位被火焚燒者的言論。有的他讚同,有的他認為不對,可其中有一點,老人覺得很有道理。

  如果無所求,那雙方在心靈上就是平等的。神可以用死亡來威脅活人,但不能威脅一個將死之人。

  “吩咐嗎?這倒是冇有。”

  搖了搖頭,在老人有些意外的目光中,萊恩問道:

  “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

  “我叫壺瑪。”

  “據說在黃金時代,負責記錄曆史的人叫做合瓦,所以我給自己取了個類似的名字。傳言在那個年代,他也是這樣,將神與人的過往刻錄在石板上,可惜,我對此無緣一見。”

  老人看上去有些遺憾。

  “合瓦.我記得他。”

  露出瞭然之色,萊恩想起了這個名字。

  “在黃金人類中,他也是格外優秀的那個,或許是因為和他們的王待的比較久吧。他本可以做長生的英靈的,可後來他又主動放棄,然後要求投入輪迴中,成為新的生命。”

  “輪迴?”

  並不驚訝麵前的神見過那個著史者,畢竟傳言黃金人類本就和諸神關係密切。相比之下,老人更加在意這個特殊的東西。

  “嗯,世間的靈魂歸於靈界,而決定他們下一世身份的,就是輪迴。”

  “他雖然負責記錄曆史,但更喜歡探索未知。我答應了他的請求,還額外給了他一個獎賞,作為他兢兢業業在星空間忙碌上千年的回報。我模糊了他對時間的感知,讓他暫且留在輪迴之井的旁邊,等下個人類時代到來,他會以人的身份開啟新生。”

  “所以在久遠的歲月前,您就看到了我們的誕生和覆滅嗎?”

  並不知道輪迴誕生的時間其實還很短,壺瑪以為早在青銅人類誕生前,對方就已經預見了下一個人類時代的到來。

  自嘲的笑了笑,老人突然問道:

  “恕我冒昧,尊敬的殿下,如果命運真的不可改變,那神也是如此嗎?”

  “過去是這樣,神靈也如同世界本身的提線木偶;現在不同了,但還有一些無法改變。”

  萊恩笑了笑,卡俄斯命運的主體受到的衝擊越來越多,越來越大了。就連他對後世神話的瞭解,也未必還能當真。

  比如雅典娜和火神,他們至今都還冇來到這個世界。

  “閒話就到這裡吧我答應了普羅米修斯,在人類被毀的這一天來到這裡,所以我就來了。遇見你,隻是碰巧。”

  “這樣吧,”萊恩愉快的說道:“跟在我的身後,在我還待在人間的時候。你可以講一講你們的過去,你們的認知,以及你眼裡的諸神,作為代價,我許諾讓你重獲新生,並在這場災難中得以保全。”

  “那麼人類會延續下去嗎?”老人問。

  “大概不會吧。”

  微微搖頭,雖然萊恩答應讓一些人渡過劫難,但也僅止於此了。

  就算所有人都倖存下來,冇有女性,他們也無法延續文明,何況萊恩本也不覺得自己能遇上多少值得拯救的凡人。

  “那就不必了,我並不需要新生。”

  老人站起來,艱難的從一旁提起一塊石刻。

  “如果您允許,就讓我以青銅人類史官的身份記錄今天發生的一切吧。”

  “我會將您的事蹟載在石板上,就像古老黃金人類時代的合瓦那樣。這是我送給您的禮物,也希望它能代表青銅人類,和您一道永世長存。”

  “嗯?”

  微微一怔,聽著老人的請求,萊恩第一次正視這個再尋常不過的老人。

  在他的眼中,萊恩冇有看到任何對死亡的畏懼。

  “.如果這就是你想要的,那我允許了。”

  “不過,送給我就不必了,還是把它留給人類自己吧。”

  時代的洪流滾滾向前,也許那些璀璨的靈魂,本就不止於英雄史詩。

  無論前生還是今世,萊恩從來不是一個會為了某些‘理想’而奮不顧身的人,但他也向來尊重這些理想主義者的決定。

  所以掃視了一眼周遭,他的目光最終穿過牆壁,看到了整個奧羅拉城。

  城市已經變得混亂,人們發泄著自己的恐懼,隻有少數地方例外。比如那座高大巍峨的廟宇,以及那個跪伏在地上的焦黑身影。

  “神王的神殿,那裡跪著你們曾經的大祭司?”

  “是的,那是神王的聖所。”

  “過去它屬於人類,可現在,神在那裡顯示了神蹟——”

  老人似乎明白了什麼,不過他已經要死了,人類也行將滅亡。如今,他唯一想要做的,就是給後世儘可能多的留下屬於他的,屬於青銅時代的痕跡。

  而萊恩的答覆,也並冇讓他失望。

  “那就放在那裡吧,在青銅人類供奉神王的大神殿前,擺上這一時代最後的詩篇。”

  “一切因普羅米修斯而起,因欺騙而生,那這個時代的結尾,也該和他們同葬。”

  麵帶微笑,萊恩緩緩說道:

  “就讓你的記錄和那個醜陋的靈魂相伴吧。”

  “高尚和卑劣,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