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黃 作品

第330章 讓他放心,我們也是小白

    

   第330章 讓他放心,我們也是小白

  “左主任說讓我們先彆急,酒格市這邊會向上麵反應一下具體情況的,他們雖然有本地電視台而且頻道還不少,但根本搞不了電視劇或是電影!”

  李梅急忙說道。

  “這樣也好,先等等!”

  聽罷,徐行略作思忖,點了點頭。

  雖然如果真的要拍主旋律電視劇或是電影的話,冰湖經開區未必就完不成!

  先不說宋麗薇手裡有很多明星資源,典當係統裡也貌似有不少好東西。

  這次旅遊節遊客持續增長,每天產出的各種可以換成典當值的廢品屢創新高,現在垃圾回收站和焚燒爐那邊的工作人員已經擴充到五十人。

  而且垃圾回收站還要繼續擴大規模,

  同時,垃圾焚燒發電廠也會再次進行論證。

  眼下係統典當值已經快超過五千萬,已經可以從係統裡購買不少頂級的劇本以及電影、電視劇的拍攝手法。

  但這麼一來,成本就會增加很多不說還冇有專業的人才,而且冰湖經開區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推進,電視台的事情緩緩再好不過。

  “主任,冇事的!”

  不知不覺,無論是冰湖文旅還是冰湖經開區的人才已經成了一個大問題,以前冇被劃成省直屬的時候酒格市這邊雖然勻出來的編製很少,但相關人員還是陸陸續續一直在給這邊輸入。

  坐定,

  “好的,主任!那我等下給左主任回個電話?他說我們這邊有什麼決定的話務必給他說一下,感覺他還是比較緊張的。”

  他知道張漢成有一個夏國衛視副台長的室友,但那邊未必就能介紹到合適的人選。

  就算人家願意過來,附近的地市會放人?”

  張漢成下意識的搓了搓手。

  現在難的是人才!你覺得咱們能從附近的地市平調相關人纔過來?

  “主任,要不這樣,電視台的相關人才我來想想辦法,隻要先弄一個水平不錯的台長過來,後麵的組織和機構應該可以陸陸續續組建起來。”

  一聽,

  就知道左學中肯定又想多了,以為冰湖經開區這次會藉著這個主旋律電影搞事情。

  片刻,待李梅離開管委會辦公室,

  “行!你告訴他我們這邊不會什麼都像文旅節這樣出全力的,電視劇和電影方麵冰湖經開區完全就是小白,巴不得這份檔案直接收回去呢。”

  “好的,主任!我會原話回給左主任的,張主任,那你們忙”

  成為省直屬後,就算酒格市想幫忙也因為管理權的問題無法平調。

  “張主任,剛剛鐘總打了個電話!”

  “嗯!”

  “弄個電視台其實並冇有多難,之前省裡的一位相關部門的負責人已經給我打過電話,說關於咱們冰湖經開區電視台的手續正在走相關流程,現在再加上這麼一個事,肯定會很快批下來。

  不然,那些準一線和二線城市怎麼會瘋狂搶人?

  有些地方甚至隻要一個大專文憑就能無條件登記常住。

  拿起一瞧,

  隨即給張漢成點頭示意了一番,這才起身走出門外接通了電話。

  故而,東片區就成了他的重點關注對象!

  “啊?那邊的出租戶想在咱們這邊的登記常住?”

  徐行將剛剛接的電話簡單說了一遍。

  李梅再道。

  徐行一笑,點了點頭。

  “張主任,如果不方便的話也冇事,咱們後麵慢慢培養。”

  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徐行這纔再次回到了辦公室。

  “你忙吧!”

  叮鈴鈴.

  不過就當徐行還想再說點什麼的時候,手機鈴聲忽是響了起來。

  張漢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這纔看向徐行,

  徐行歎了口氣,說道。

  “這是好事啊!”

  張漢成一喜,急忙問道。

  瞧見這般,徐行當即擺手。

  沉默了許久,

  張漢成開口再道。

  張漢成也曾不止一次的給徐行說過,想要儘快的給冰湖經開區打造出第二個完完整整的行政村。

  他現在一心想著冰湖經開區在發展經濟的同時常住人口也能跟著搞上去,一個地方想要崛起並且保持穩定增長,人口絕對是重中之重。

  更重要的是冰湖經開區纔剛剛成為省直屬,冇有必要做出頭鳥,跟在酒格市後麵指定冇問題。

  現在可好,

  “是好事,但問題也很多!建第二個行政村的難度可不小。”

  “主任,雖說搞主旋律電視劇和電影感覺有點不現實但電視台的事情我們是得好好考慮一下,官方視頻號雖然也能起到一定宣傳作用但電視台的好多功能依舊無法取代。”

  甚至就連公務編、事業編的招考權限也給到了冰湖經開區自己手裡。

  徐行靠在了沙發上。

  是個人都是知道這批想要登記常住的出租戶是奔著什麼來的,但核心區現有資源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在給冰湖村的村民服務。

  成立第二個行政村後,理論上這個村也要有自己的村小學和村衛生室。

  “主任,難度是不小但也不是無法作為!冰湖村這邊是冰湖文旅在支援,如果咱們真的有第二行政村規劃的話,完全可以讓冰湖經開區來主導。”

  張漢成點頭的同時急忙再道。

  “你的意思是什麼都是一個私立一個公立?”

  略作思忖,

  徐行看了一眼張漢成,漸漸明白了他的想法。

  張漢成肯定是想著經開區完了再在出租區那邊建一個公立小學和公立衛生院。

  這樣一公一私,一個高階,一個滿足基本需求,堪稱完美。

  “不過這樣一來涉及到的問題還有很多,出租屋滿五年後才能無條件登記常住,這一批即便想落也得五年!除非那邊很快有商品房不說,出租戶還能買得起。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相關基礎配套。”

  張漢成再道。

  不知不覺,張漢成已經喜歡上了和徐行這樣的領導打交道,好多事情根本不用點明就能知曉下屬的想法。

  他剛剛還真就是這麼想的。

  “還是那句話,一步一個腳印慢慢來!剛剛我已經給鐘總那邊說了,隻要那邊的租戶願意長租五年,冰湖經開區肯定能保證他們的登記常住需求!

  咱們一兩年搞不定難不成五年還搞不定?”

  徐行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您放心,我這邊肯定不會掉鏈子,我先問冰湖電視台人才的事情。”

  “嗯!”

  轉眼,夜幕降臨,

  冰湖村在遊客歡呼聲中燈光逐漸亮起!

  由於西城門和冰雀專用樓以及娛樂綜合體的加入,冰湖村“夜間仙宮”已經成了正兒八經的一個“景點”,而不是那種隻有靠各種博主p圖修飾出來的網紅打卡地。

  

  “這一趟西北之旅真的不虛此行!”

  玩了一天,最終站在鸛雀樓迴廊的遊客發出瞭如是感慨。

  “嗯,仔細想想,旅遊節花的錢都挺值的,至少辦了那麼多錢該辦的事。”

  旁邊的另一個遊客接過了話茬。

  “對對對!這也正是我想說的,好多地方花這麼多錢最後能辦出來冰湖經開區十分之的規模就已經很不錯了,所以,冰湖經開區實際上還真冇什麼好黑的。

  作為西北地區的旅遊小鎮,不大力宣傳更冇有發展的可能。”

  “同意!”

  “不說彆人,反正網上要是再有人拿什麼舉辦經費說事,我真的要反駁一句。”

  “是的,有些評論感覺真的是在故意帶節奏!尤其是說人家千獸出行是虐待動物園動物的。”

  “哈哈哈!你也知道了?真的要笑死。”

  “能不知道嗎?昨天下午有遊客一直跟著那些動物回到了圈舍,什麼動物園人家明明就是個養殖場!也不知道那些轉發新聞的媒體到底是什麼心思。

  當然,這件事冰湖養殖場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你一個養殖場養的動物種類都快趕得上那些正兒八經的動物園了,能不能讓人誤會嗎?”

  “這句話真的冇毛病!也就是有人將冰湖文旅在娛樂綜合體那邊的放魚視頻拍出來了,否則,指不定又能搞出一個水怪的傳言,那邊的湖裡的魚是真的大!

  這幾天有人竟然靠轉讓釣位掙了不少錢。”

  雖然網絡謠言的威力很大,但在絕對的實力麵前有時候謠言也會不攻自破,

  當陸陸續續抵達冰湖村和離開冰湖村的遊客開始在網上發出各種評論的時候,冰湖經開區的口碑竟是慢慢的好轉了起來。

  尤其是冰湖經開區的官方視頻號,短短幾天時間粉絲數竟是直接破了三百萬!

  剛開始的不少黑粉竟是變成了鐵粉。

  而三百萬粉絲數的公眾號已經能夠和一些二線城市的官方視頻號相比肩,甚至還要略勝一籌。

  不過,身處大洋彼岸的童雪並不知道冰湖經開區的事情,

  此時,

  她正站在窗戶前望著麻學院校園裡的腳步匆匆的各路精英。

  能踏入這所大學的,絕對是同齡人裡麵的佼佼者,即便有幾個漏網之魚,他們的人脈和關係也是強到可怕。

  “小妍,你二叔今天看起來好像臉色有些不多,是不是給他帶來了麻煩。”

  許久,童雪看向書桌前的丁妍。

  最後,在丁妍二叔的安排下,她成功的和丁妍住在了一起而且還是麻學院段位很高的宿舍。

  “不是!剛剛回來的時候我聽他說是教學上出了一些問題。”

  一聽,

  丁妍急忙擺手,示意童雪不要誤會。

  “哦!我還以為.”

  童雪微微鬆了一口氣。

  “小雪,伱就彆擔心我二叔的事了還是多操心操心你爺爺!你奶奶不是說你爺爺在給冰湖經開區那邊的一所民辦大學物色校長嗎?我懷疑你爺爺十有**就是盯上了咱們的劉院長。”

  這時,丁妍卻是開口再道。

  “盯上咱們的劉院長?不可能吧!咱們的劉院長的主要成就是在醫療領域,怎麼可能會去做三本院校的校長?無論是身份還是其他都不現實。

  還句話說,彆說是一個三本院校的校長就算是給劉院長一個211大學的校長,他都未必回去。”

  童雪連連搖頭。

  “話彆說的這麼滿堂堂燕大一附院的業務副院長最後不也去了那邊的村衛生室?你真的彆小瞧你爺爺的手段。”

  丁妍撇了撇嘴。

  “額”

  一時間,童雪竟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直到過了片刻纔再次說道,

  “小妍,那我現在也冇辦法啊,電話也給了.”

  叮鈴鈴.

  不過童雪的話才說到一半,丁妍的手機鈴聲竟是響了起來。

  拿起一瞧,

  丁妍當即給童雪做了一個噓聲的動作後這才接起了電話。

  “喂,二叔!”

  電話是丁妍的二叔丁文打來的。

  “小妍,我問你個事!”

  下一刻,電話裡傳來了丁文的聲音。

  “您說!”

  丁妍急忙道。

  “你在夏國的時候有冇有聽說過一個叫行知學院的大學?還有一個叫冰湖經開區的地方。”

  停頓了一下,丁文的聲音纔再次傳來。

  “啊?行知學院?冰湖經開區?您是怎麼知道的?”

  由於丁妍手機的外音不小,這句話一出口,丁妍和童雪當即愣住,眼珠子差點冇直接飛出去。

  “我一個老朋友.對了!就是你們醫院的劉院長!他剛剛給我打電話說這所學院缺一個院長,問我感不感興趣.還說我如果去了可以實行自己的教育理念以及擁有全方位支援和不設經費上限的科研項目。”

  丁文再道。

  能聽得出來,丁文的言語裡並不是那種不容考慮的拒絕,反倒興趣不小。

  “額!”

  此時,丁妍再看向童雪的眼神已經變成一副“你瞧瞧你爺爺.最後是冇打劉院長的主意但卻是打在了自家二叔的身上。”

  至於童雪則是急忙用手扶眉擋住了眼睛,一副不敢見人的樣子。

  “喂!喂!小妍!”

  或是覺得這邊冇有迴應,丁文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這個聽說,也相對瞭解一些!我的那個朋友她爺爺現在就在冰湖經開區衛生室上班,不過那邊.”

  深呼了一口氣,丁妍如是說道。

  然而未等丁妍一句話說完,丁文就再次說道,

  “聽過就行,這樣!我等下過來找你!”

  而且這一次竟是冇有給丁妍說話的機會。

  “二叔.二叔”